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新书出炉!

3,652 views

with 16 comments

收到了样书。韩先生建议说:把图片放上博客,再配一段恐怖的音乐。

以为wordpress添加照片只能用网址,便折腾去facebook得一个“住址证明”。

结果天色就暗了。梦露小姐应该不会介意与无头查理一世合影吧?

昨天做完追魂令一般的presentation,supervisor的脸色全程肃穆,临走时又追发了一道催讨令……今天香港暴雨,正打算出门暴走以示重生。从快递手里接来这捧书,我摒牢先把《贫民窟的百万富翁》的最后一刻钟看完,才拿剪刀来拆封。字比想像的小,封面比原以为的要淡,印刷质量应该可以再好一点的。没有之前担心的那么厚重,而那阵刚从印刷厂出炉的新鲜书香真是太好闻了!

详情见豆瓣:http://www.douban.com/subject/3596547/?i=0

南方周末上贺卫方老师的序言:http://www.infzm.com/content/25984

完整版见贺老师博客:http://blog.sina.com.cn/s/blog_488663200100cyjc.html

我就不按亲疏关系来送书了,请大家理解。一来我自己也没多少册,二来这是大闷书,真的没有兴趣读的朋友,我送你,你也不会看。欢迎有兴趣读乐意写书评的朋友来索书。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5th, 2009 at 5:11 下午

Posted in 花果My books

Tagged with ,

1,331 views

with one comment

这一个月放眼望去,没见到人间喜剧。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4th, 2009 at 12:11 上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征增肥偏方

1,922 views

with 5 comments

真的已经瘦无可瘦了,历史新低,脸又成了菱形。

真骇人。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3rd, 2009 at 4:57 上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停不了的张力

2,386 views

with one comment

听好听的讲座,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或者说,有一种被暴打一顿的感觉。

今天的讲座听得非常过瘾。陈子善、南方朔、李欧梵挨个出场,讲得实在太好了。各有各的风范,迷人极了!

最后却没有提问,因为无论是文本还是解读都丰富得炫目。非常之多的熟面孔,却也如荒原。一结束便逃也似的回宿舍来进行最后的论文冲刺,足足心绪难平了两个小时。

显然这是一部难以消化的小说。初读翻得那样粗,没看出里面竟然也有邵洵美!太多智力游戏了。

至于胡兰成和苏青也有一腿,那胡兰成真可谓是彼时上海文坛的“集邮男星”。

最后,我坚定了:出版《小团圆》是对的选择。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2nd, 2009 at 6:41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

凉风有信

1,120 views

without comments

当蚂蚁又爬上窗台,鼓三更的夜风开始吹来夏天的讯息,

眼见着首尾呼应的大结局,便要临近了吧。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2nd, 2009 at 12:48 上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

上海

1,300 views

with 2 comments

深夜的时候又想起这座城市。

习惯性地把女人们的博客都看了一遍。

渐渐盛世到了乱世,各寻太平。

我们同在。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0th, 2009 at 1:00 上午

Posted in 行游Travel

Tagged with

《小团圆》粗读完

2,508 views

with 8 comments

在图书馆拿到这本书,想到后面有几十个人在排队,自然按捺不住地要享受一下占有权,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一鼓作气地翻下去,直到灯灭了一轮又一轮,才发现食堂要打烊了,只剩我一个。最后是站在汇丰银行门口的大灯下看完的(竟然有人过来问我借手机!我只能告诉她我没有带手机,然后很心虚地离开了)。严格地说并没有看完,因为书其实很厚,生猛、断裂的原始材料使得阅读起来象在看一部镜头切换很快很凌乱的电影,有很多很多的脸,有很多很多种表情。

时过境迁的事,谁能说的明白,说出来又如何?即使不对号入座,这也不是一个写得够好的故事,因为有太多的细节,使得原本便被大家熟知的情节从此失去了想像的空间,而真的经由她的笔写出来,好像传闻便都成了真相,便有了真实的冲击力。她是勇敢的。

我想修改我说的话:如果我是宋以朗先生,我也许会选择不这么做。我不知道。

我不是张迷,但是她是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看完这本书后这点没有改变。想看的同学来我这里排队吧,我可以hold半个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这篇书评,妙极,力荐。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9th, 2009 at 12:02 上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做减法

2,068 views

with 3 comments

自从开始使用手机以来,我的电话流量一直是极少的,虽然有时手机一周都没有一丁点动静,连垃圾短信都没,不禁觉得自己实在太不社会化了。过了社会化的焦虑阶段后,倒也习惯了这种安静。用手机其实不是为了找别人,而是因为担心别人找自己不到。此外,相约着见面,因为总依赖手机的现场联络功能,所以经常不守诺言,总是“到了再说吧”,每一次我都觉得这样的碰面没有默契可言。

最近这半年多在香港便宜的电话套餐和亲情的捆绑下,不知不觉每天要打近一小时的电话,今天严重感受到辐射的强大了。不管是不是没有用耳机的关系,着实可怕。更何况我一直觉得戴着耳机打电话总有那么一点滑稽。

嗯,从今天起,做一个不用手机的人。当然一开始不会那么绝对,比如有些必要的跨境电话还是得用手机打。

总之可以有很多方法来代替移动通话的。丢掉手机是找回生活节奏的第一步。呼,解脱!欧耶。

有事打固定电话或邮件吧。emilyxuxuan@gmail.com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8th, 2009 at 7:43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狠不下心

1,002 views

without comments

被该死的论文压迫心灵太久了,已经习惯了做任务的奴隶,在可以预见的接下来两个月里,许是要继续将这样的被动状态推演下去,因为缓不过劲,奈何唧唧复唧唧,已经完全扳不回这局面了。每一天倏然过去的时候,会象星星之火一样擦出了一点点状态,但是很疲软,狠不下心来燎原。

太累了。在这种时候,连对自己说一声“喊累无用”的心气都酝酿不起来。我现在只想自毁小宇宙,谁来把我重组成一个永动机器人吧。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8th, 2009 at 1:00 上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淘宝凶猛

1,692 views

with 4 comments

多日不逛网店,发现淘宝的新规则又多了,淘宝卖家的营销策略升级很快,从新品预览到定期上新到跑单整理都紧张有序,看得我十分之幻灭。

中国制造太强大了,好看的东西那么多,伊们有渠道可以卖得尽量便宜,同胞们的时间都那么多网速那么快,在写论文的间隙看着弥漫着硝烟味的间间店铺,做消费者真不容易!此外淘宝卖家们都太有腔调了(且都具有public figure 的表达能力),各种风格均有无数拥戴,淘宝这种社会现象实在太惊人了!

我为生在这样的时代而感到又激动又迷茫……最近太迷茫了,金星,你还在逆行吗?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6th, 2009 at 5:05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

dying along the deadline

1,173 views

without comments

第一次知道deadline这个词,好像是在考四级前?在那之前的生活逻辑里,是没有dealine这根筋的,一方面那时生活节奏比较慢,即使是节奏紧张的升学年,也没什么deadline 感。看着教室后面的黑板上的倒计时数字一天天变小,反而对即将到来的一切很期待。这样说起来是到了工作后,因为写稿子总要向编辑交差,deadline仿佛是职业素质与道德的试纸,从而渐渐形成了一种习惯和规则。

没有deadline好像永远做不完事情,但是有了deadline,事情总是做得不够好。我顶不喜欢在deadline之前的末路狂奔,但是又不得不。年纪大了,冲刺的速度不如以往,跑着跑着就很虚脱。最令人崩溃的是这样的虚脱周而复始地在上演,所以一直处于补偿性消耗的恶性循环中。死线复死线,死线何其多!写作业真是窝塞啊!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4th, 2009 at 7:55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不能承受之轻

1,443 views

with 2 comments

编辑发来下厂印的菲林,粗粗一看,有一段少了一个句号,另一处多了一个空格。还有一处,少了个“一”字。立马电话给编辑,没联系上;电话严先生,他嘱我速将详情短信过去,必须通知印厂。一周折,又花了好多时间。想着把这样的琐碎事情弄成一桩急事,我自己都觉得很寒碜,严先生倒是二话没说,果断得很。最近的几次交道下来,真是很赞他的行事风格。

怎么说呢?虽说总是会有遗憾的,但是在可抢救的范围内,便还是想去救。何况这些都是小错误,一定还有深埋着的大错误,且不提那木已成舟的处处别扭的表达,只是事到如今,我已经决定放自己一马。

很大程度上,我把这个工作当作一个自虐的游戏。每一关都过得揪心而惊险,总以为OK了,却又得再走一遍。又一遍,又一遍,最后一遍,还有一遍,真的是最后一遍,好吧最后最后绝对最后的一遍。如果人生是这样再三从头再来,虽然沿路也是各色果子,春花秋实每次都有那么一点儿不一样,不说活到一千岁,就连活到一百岁,这个世纪孤独实在也够噬人吧。

过去的一个月香港的天气很多变,在一天之中时晴时雨,忽而雷电,光线沉暗下去又眩亮起来,仿佛一窗之隔的世界正上演着光怪陆离的故事。在一轮又一轮的“最后一遍”中,我的眼里还是那么那么多的错误。如果问我做这件事最大的遗憾是什么?也许是,从最开始,我便应该全部自己翻译,至少我会知道哪里可能不对,也会记得哪里曾不确定。——这个遗憾的吊诡之处在于,即使把这本书放在现在的我面前,我也绝没有这个勇气去独自接手。所以,还是要感谢那几个小姑娘(婉玲,丽梅,建飞),在最初的日子里,我们都很理想主义,是她们送我走上了这条不归路。

无论何时,我还是要说,翻译是一项低到尘埃里去的工作。因为智慧来自作者,而你的任务不过是个快递(当然在我的例子里这是丝绸之路时期的骆驼或者极端情况下的中国邮政),运送它来到你的国家。这一路尘土必然会不同程度地遮掩或扭曲原作的光芒。我们都会推崇原创性的作品。而翻译,不得不承认,它有着很强的衍生性和附属性。(好吧,这些都是我的借口)

只是很幸运地,我遇到了一位好作者。我喜欢他的叙述方式,尽管我并没有太多机会让那些智慧通过我的演绎而呈现出来。这使我一直笼罩在负罪感中,可是,这实在不是我这样能力的人能做好的事。但是,我自己被这本书及这段经历改变,却是不可逆转的事实。而所有的不妥,都应由我承担责任。我认。

三月的最后一周,书将上市。纠缠了这么久,你将有你的生命,而我也要有我的新生。再见!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4th, 2009 at 3:37 下午

Posted in 花果My books

Tagged with ,

今天应该很高兴

4,171 views

with 4 comments

又下起雨来的夜晚,起身去泡一杯茶。窄长的走廊上一间间紧闭的门,经过某一间,隐约飘出桑叶的味道,是那种潮湿春雨后,刚从野蚕那里抢下来的完整桑叶,一片片绿透透的但是象打湿的头发一样都粘在一起,贴塌在一块散发出的气味。想到被亲手一把S一把N养得白白胖胖的蚕们半夜蠕动出窝的情景吓得要死的往事,颇有一番心理挣扎后很伪善地作慷慨状全窝端送给了一个很乖的女同学。还记得走出她家门的时候,在如释重负的同时忧心着会被语文老师发现自己的言行不一的那种迷惘,果然不久后期末考试就考了作文《蚕》,应是照例把老师比作春蚕歌颂了一番……假期里大家都在竞相展示蚕茧的各种奇异颜色,自然是那个养殖规模最大的女同学货色最多,在那些原本装着蚕和桑叶的大盒子里,壮观地陈列着一只只蚕茧,象一个个墓穴,一切并不是课本上写的那般令人喜悦。好像在那一刻,我感觉自己的童年也结束了。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2th, 2009 at 11:01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 , , ,

徒伤悲

3,949 views

with 4 comments

三八妇女节,看到儿子的幼儿园网站上,隔壁班级组织了“妈妈来做老师”的活动。妈妈们都很心灵手巧,会唱歌跳舞弹奏乐器,还会各种工艺,比如串珠子做项链、徒手撕画、做水果色拉……甚至还有现场缝制小公仔!本来作为没有才艺的人反正只要低调一点也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是迫害妄想一下,如果一定为了小孩的自尊心,要给小孩们露一手的话,我……也许会到网上去学一些唬人的魔术,另外水果色拉这个虽然没创意但也很安全,毕竟有吃的,总还不至于给冷眼吧,或者可以考虑给他们讲悬疑故事……好吧,幸亏这个灾难还没有真的降临。

一大清早本来立志要发愤开写论文的,就接受这样的自我鄙视,就,只能默默地,不作它想,继续幽闭吧。金星,我感受到你的逆行了!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8th, 2009 at 12:33 下午

Posted in 育儿 Parenting

Tagged with ,

看了《小团圆》前言

1,132 views

without comments

“这就是我今天决定让《小团圆》问世的理由。无论你是否认同我的决定,你也应该承认,我至少已在这里说明一切来龙去脉了。”

虽然还没有看原书,不过看完这前言,如果我是宋先生,我也会这么做。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3rd, 2009 at 4:00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二月

1,412 views

with 3 comments

二月过完的这一天,开学是整半年了。早晨进pantry的时候,照例把冷死人的22度空调给关了。每次这样做的时候,总是一边要反省自己的愤世嫉俗,一边又得出“你做的对”的结论。固然这是香港式的生活习惯,但是我的呼吸系统还是不适应这样的反自然,就如我死活都不能适应这里的日常饮食体系。

接下来的三个月里,除了日常课程外,要写完总字数约21000的三篇论文,做两个小presentation, 两个take home examination. 就让所有的光阴在这三个月里尽情地高速旋转直至甩干,然后暴晒,然后,象一件毕业白衬衫那样,系上领结,叠进记忆里,碰到梅雨感伤天气,便拿出来透透气除除湿,十年后,让泛黄的衬衫成为集体记忆。

看着20岁出头的小师妹们也纷纷在喊老,不禁想,女人变老这回事(单说physical的角度),究竟是自己比别人先知道好,还是别人比自己先知道好呢?仿佛都不是绝对,有些方面,是自己先知道了,有些方面,免不了让别人先知道。

年轻可以是许多事的理由和借口,比如熬夜,比如轻狂和迷惘,比如流浪,比如愚蠢。但是“年轻”永远是一个比较值,遇到的一个个人,则是一面镜子。在年长的人面前,会照出自己的愚蠢,在年轻的人面前,会照出时光的痕迹。当然,有一种悲剧是越老却越蠢的,这个在过了30岁便可以看到趋势。

听到有人要离婚的讯息,这类的消息也开始进入视听并会日渐习以为常吧。接下来的消息类型也许就是死亡。有一点是我从来都很肯定的,便是我对婚姻这种方式本身的悲观看法。不过,我愿意用最积极最虔诚的行动主义来检验它的悲观,反正最后都是同归。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28th, 2009 at 12:12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Tagged with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