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Travel

三百零三夜

八月十八离开伦敦搭车去希腊,是凌晨三点半。我用七个小时拆掉了这个家,扔掉了相等于三头大象体积的杂碎,打包了一百六十公斤的行李回国,可谓搬迁生涯中最魔幻的一次。然后我们搭上一班双层巴士,坐在前排上层,疾驰过一站又一站,如一场黑夜的阅兵,伦敦的夜很湿润,好像全城都安静下来为我们送别。

据说我们走的当天早晨,就有人上门打扫清空了。旅行一圈回到伦敦的邻居家住上最后一晚,家已经进不去了。我们隔着窗户看望着它,仿佛这番故地重游是十年之后。

再见,伦敦的三百零三夜。

8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