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警察与小偷

with 3 comments

“When preparing to travel, lay out all your clothes and all your money. Then take half the clothes and twice the money.”
—–Susan Heller
这种装智者的幽默话总让观者莞尔,看到的时候我撇撇嘴:在打包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失手过,而在预算控制上李先生是高手。不料事实却是:旅途的第一个早晨,我就发现竟然漏带了内衣内裤(囧……),李先生说:你是不是潜意识里就准备来西班牙奔放一把……旅行一回来,我们连夜开展了费用统计,结果亦略微超出了我的心理估算,幸亏经过技术处理(减去了这16天如若待在伦敦的生活支出),账面才看上去令人安慰一点。
出发前的三大心愿“天气暖和,人身、财物安全”算是实现了一半。初到西班牙我还嫌天气不够暖,到了法国和荷兰我只能默默地叠穿上五六件衫,而伦敦果然还是最冷的。用李先生的逻辑则是:“啊,我们还没有错过伦敦的春天”。
患有轻微迫害妄想症的我和巴塞罗那的贼打了很多心理战,最后却把东西丢在巴黎打扫房间的黑人妇女手里,真是暗箭难防。箱子里的现金和护照倒没丢,她只拿了放在桌上的一副太阳镜(连镜盒也一并拿走),和李先生在皇马俱乐部新买的一件T恤(挂在衣橱里,穿过一次)。我甚至能想象她在我们的房间里逐一审视我们的衣物……发现贼情的那个上午,电视里正在放波兰总统的悲惨新闻,李先生在找衣服出门的一片混乱中发出“衣服不见了”的音波,我就直接过滤到后脑勺去了。下去前台,想委婉地问一问是否被卷在被单里拿去洗了,话才说到“有一件衣服不见了”,前台就摇头摆手说道“衣服扔在床上和换洗床单一道卷走是很正常的事,洗衣房可不在这儿”,表情猛烈得像有人要去拆迁。在我的坚持下她不耐烦地询问了一下后勤,回复是“没人看见你的衣服,你自己再找找吧,或者就填个单子说明情况,我帮你交给经理。”黑店啊,当时我就生气了,这种逻辑下,什么东西掉了都是合理了,连追究的机制都没有。事实上和她生气也是没用的,因为她只是每周来上两个白天班的前台。
好在只是一件衣服,虽然是球迷李先生特地跑去皇马朝圣的珍贵纪念,说不定会忽然跳出来的吧……我正想用“物质守恒”来安慰李先生,就蓦然醒悟到我的太阳镜也不翼而飞了……这下就很明显了,东西是被偷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卷在被单里被拿去洗衣房的事。前台仍然很坚挺(这家店的管理十分混乱,前台恐怕有十个以上。打扫卫生的工人是外面的清洁公司派来的,每天轮岗,所以她们顺手牵羊也很正常,根本查不到),她刻薄地说:“我们法国的警察只有在出了人命的时候才会来到现场”。第二天我愤愤地背着电脑和相机下楼吃早餐,别人一和我聊天我就正中下怀地把这耸人听闻的事告诉了住店客人,提醒大家出门时要把东西都锁好。当天晚上碰到一对英国游客,他们提醒我们可以去保险公司那里索赔。回去对了一下保险条款,条件都符合,唯独缺一条“24小时内报警”。第二天下午的火车要去荷兰,上午退房后我们就拉着行李拿着地图晃到附近的警察局,接待的警察人倒是很好,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因为是周末,他没有权利给我们做笔录,要我们去另一家大些的警察局。我本来想借此机会体验一下中央集权制下的法国警察制度,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再纠缠下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真的不适合从事法律行业哪。

“When preparing to travel, lay out all your clothes and all your money. Then take half the clothes and twice the money.”

—–Susan Heller

这种幽默的大俗话总让观者莞尔,看到的时候我撇撇嘴:在打包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失手过,而在预算控制上李先生是高手。不料事实却是:旅途的第一个早晨,我就发现竟然漏带了内衣内裤(囧……),李先生说:你是不是潜意识里就准备来西班牙奔放一把……旅行一回来,我们连夜开展了费用统计,结果亦略微超出了我的心理估算,幸亏经过技术处理(减去了这16天如若待在伦敦的生活支出),账面才看上去令人安慰一点。

出发前的三大心愿“天气暖和,人身、财物安全”算是实现了一半。初到西班牙我还嫌天气不够暖,到了法国和荷兰我只能默默地叠穿上五六件衫,而伦敦果然还是最冷的。用李先生的逻辑则是:“啊,我们还没有错过伦敦的春天”。

患有轻微迫害妄想症的我和巴塞罗那的贼打了很多心理战,最后却把东西丢在巴黎打扫房间的黑人妇女手里,真是暗箭难防。箱子里的现金和护照倒没丢,她只拿了放在桌上的一副太阳镜(连镜盒也一并拿走),和李先生在皇马俱乐部新买的一件T恤(挂在衣橱里,穿过一次)。我甚至能想象她在我们的房间里逐一审视我们的衣物……发现贼情的那个上午,电视里正在放波兰总统的悲惨新闻,李先生在找衣服出门的一片混乱中发出“衣服不见了”的音波,我就直接过滤到后脑勺去了。下去前台,想委婉地问一问是否被卷在被单里拿去洗了,话才说到“有一件衣服不见了”,前台就摇头摆手说道“衣服扔在床上和换洗床单一道卷走是很正常的事,洗衣房可不在这儿”,表情猛烈得像有人要去拆迁。在我的坚持下她不耐烦地询问了一下后勤,回复是“没人看见你的衣服,你自己再找找吧,或者就填个单子说明情况,我帮你交给经理。”黑店啊,当时我就生气了,这种逻辑下,什么东西掉了都是合理了,连追究的机制都没有。事实上和她生气也是没用的,因为她只是每周来上两个白天班的前台。

好在只是一件衣服,虽然是球迷李先生特地跑去皇马朝圣的珍贵纪念,说不定会忽然跳出来的吧……我正想用“物质守恒”来安慰李先生,就蓦然醒悟到我的太阳镜也不翼而飞了……这下就很明显了,东西是被偷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卷在被单里被拿去洗衣房的情况。前台仍然很坚挺(这家店的管理十分混乱,前台恐怕有十个以上。打扫卫生的工人是外面的清洁公司派来的,每天轮岗,所以她们顺手牵羊也很正常,根本查不到),她刻薄地说:“我们法国的警察只有在出了人命的时候才会来到现场”。第二天我愤愤地背着电脑和相机下楼吃早餐,别人一和我聊天我就正中下怀地把这耸人听闻的事告诉了住店客人,提醒大家出门时要把东西都锁好。当天晚上碰到一对英国游客,他们提醒我们可以去保险公司那里索赔。回去对了一下保险条款,条件都符合,唯独缺一条“24小时内报警”。第二天下午的火车要去荷兰,上午退房后我们就拉着行李拿着地图晃到附近的警察局,接待的警察人倒是很好,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因为是周末,他没有权利给我们做笔录,要我们去两站地铁外的一家大些的警察局。我本来想借此机会体验一下中央集权制下的法国警察制度,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再纠缠下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真的不适合从事法律行业哪。

我和李先生在伦敦都遇到过小偷,比如刚来的时候,在牛津街看公车站牌,一堆东欧模样的女孩围上来问路,其中有一位的长围巾正好垂在我的挎包上,手就伸了进去,幸亏发现得早,否则我大约会大受打击,悲痛地立马离开伦敦……不过,这次去的巴塞罗那、马德里和巴黎空气里的不安全气氛仍超过了我的想象。即使是在非游客区和车站地铁,路上也会有人偷偷地尾随,我回头发现可疑就加快脚步,再回头时就看见他们也掉头走了,估计是看着我们带着小孩,容易攻击。
在此提醒各位在欧洲旅行一定要万般小心。如果是住四星以下的旅馆,出门玩时箱子一定要锁好,喜欢的衣服也不要挂出来惹贼心。有小孩同行的话,推荐下图中的牵手绳,各拴一头在大人及小孩的手腕上,非常好用。当然前提是小孩愿意,幸好其乐有“车厢连接处情结”,所以很轻松地上了套。
67
虽然互相捆绑,但还能各行其是
68
谨以此帖怀念易主的白T
62
和太阳镜
66
这次旅行因为所带行李有限,我们仨对各物件实施了充分共享。帽子轮流带,衣服轮流穿,阳光大耀的时候,其乐要用我的太阳镜抬头看云。
72
到了马德里,其乐迷上了“赶鸽子”的恶作剧,把皇宫广场上的那群寻食的鸽子赶得魂飞魄散,我们只好又搬出警察来说事了……因此有了这张唯一的和警察的合影。
63

Written by emilyxu

四月 16th, 2010 at 6:27 上午

Posted in 行游Travel

Tagged with

3 Responses to '警察与小偷'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or TrackBack to '警察与小偷'.

  1. 其乐和他爹拍那张太有趣了。
    好羡慕你啊~~~~~捏捏!

    [回复]

    emilyxu 回复:

    那张照片李先生本来不让我放的……他正在苦大仇深地研究地图

    [回复]

    Nodame丸

    16 四 10 at 9:26 上午

  2. 恩,我也要淘宝一条这种牵小朋友的带子,最好长一点,可以调节距离的

    [回复]

    晶晶

    19 四 10 at 1:40 下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