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The call from yesterday

with 2 comments

我的手机号码还是大三那年最开始用手机时的那一个。几年的深居简出后,只有两种人还会时不时地拨打这个号码来问候我,一是流水的公关,二是铁打的房屋中介。
公关系统与中介系统的信息更新的模式之僵硬,速度之缓慢,骚扰客户的毅力之顽强,配合上我自己颠沛流离的生活,常常让人哑然失笑,也是我这个几近无人问津的号码发挥的另一种座标提醒作用。

有时我会想,如果当年还在某报做,这个电话会带来什么呢?几个访问,几篇稿子,一点又一点生活的色彩,是一种有路径可循的未知吧。事实是,每次接到这样的电话,过往那些破碎的经历象一把破琴被什么东西给压住了,吱吱地蹦达了几下,又沉寂下去,那些堆满灰尘的旋律听起来是越来越过时了。

 

打电话的成本在以上两个职业中,应是最无成本考虑的一项了。哪怕陈年的信息带不来实际的效益,温言软语打个电话总不损失什么。哪怕我曾用各种语调知会他们:请不要再打我电话了,我已经不在某媒很多年了,或者我的房子早已不需要出租了。但是每次还会有不同的人以你永远记不住的电话号码打来。慢慢地,我开始接受,好像这是从过去的生活里传来的探询。它们轻轻地问:嘿,你在哪里?你好吗?你的决定做对了吗?

这个问题其实越来越难回答。

一个月后,这个号码就将停用。

 

Written by Emily

七月 17th, 2008 at 11:00 下午

Posted in 行游Travel

2 Responses to 'The call from yesterday'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or TrackBack to 'The call from yesterday'.

  1. 其实也不必停用,一个月有机会的话可以发两条消息,保持激活状态。否则,按照不要脸的规定,停用三个月这个号码就不是你的了,我觉得用了很长时间的手机号码弥足珍贵。而我自己,以前换了几个号码,最后一个挑到以萧生生日结尾的手机号后,就决定一直保存了。

    [回复]

    ami

    18 七 08 at 8:56 上午

  2. 恩,里面存的话费是到09年的。
    肯定时不时会用,但基本属于“植物机”状态啊。

    [回复]

    Emily

    18 七 08 at 9:01 上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