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Review

琐记

在JMSC,YC拍着我的肩膀摇头道:you are too young to know history! 她指我竟然不知道“星星画展”。我不知道该如何做出汗颜的表情,就只能傻笑。最近的主旋律都是改革开放30年,再过一个月,又是建国一个甲子的大庆。如果现在许新年的愿望还太早,就先透支一个:希望尽早看到Helen和Tony的书出世。

这一学期的课全部上完了,固然所学尚浅,所见所得都是浮光掠影。看到日程表里记的一些讲座,便也顺势整理一下。港大的讲座五花八门,今年开学的通识讲座却一个也没去听。而我最中意的莫过于图书馆的几堂讲座,颠覆了我对知识世界的理解,可惜听的时候很入耳,回来便全忘了。那几枚图书管理员分别是老中青,气质均佳,很想抱一个回家供着,象机器猫一样百问百答。这个念头太自私了,所以还是割舍了去。另外很多讲座因为与上课时间重了,或因为考试临近去不了,想着香港同学因为不住校,更是极少来听讲座。不过听闻本科生的学费是大陆生的2/5,便也不为他们可惜了。惟恨自己听力不够好,很多讲座也是听得七七八八,有的甚至全程在坐飞机……

9月2日    Birkbeck college的教授Leslie Moran来做讲座’Fragments of a Study of the Cultural Turn in Legal Scholarship: Facing the Judge’,结合文化研究来讲Common Law体系里法官的形象问题。他展示了在流行文化与传媒的刻画中法官们千篇一律的刻板形象。结论是:法官的形象由于其本身未予经营,以及公众的偏见和习惯性误解,加上法律界的风头都被律师们给抢去了,说白了,还是律师更具娱乐性,更有个人个性及风格的体现。而法官都千篇一律,几百年的形象都是戴着假发,穿着大红色的法官袍,很严肃地,拿着本书在书架前,没有微笑,脸部模糊。一种形式主义的讽刺。和律师不同,法官形象带着很强的象征性,其一成不变的形象正是一种传统的延续,延续性(continuity)在鄙圈很重要。他提到目前只有一部以法官为主角的片子叫做“judge judy”,而律师的片子有几多,就不用多说了。好在如今法院和法庭的网站上对法官的信息介绍也丰盛起来了,以前的肖像画也升阶成照片,新技术已经融入进来,但是貌似还没有很成功的法官博客。

9月8日, Risk Taking, the Limits of Law and Regulatory Failure – The Case of Northern Rock
一个叫Roman Tomasic的教授来讲金融危机,当时形势还没那么草木皆兵。此人口音太重,听得我晕晕乎乎,个案分析来着,没听出什么点。

9月23日, DLA Piper的IT 部经理Mr Andrew Cooper来讲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Legal Sector’
很典型的成功白人一枚,有点小骄傲,讲得不温不火,point 就是IT对律师这一行很重要,听下来就觉得DLA Piper还挺不错的。

10月9日   梁文道谈《剑河倒影》
说起自己的少年旧事,还是挺好听的(毕竟是台湾上中学的)。文人气的主持人,说话的火候和分寸感自然是很赞的。大众流行文化偶像嘛。理想这种东西无论何时还是有听众的。

10月10日  吴思谈血酬定律——一种历史分析框架(因为上课没有听完。很久违的历史观教育)

10月22日  陈可辛谈电影
才知道原来《甜蜜蜜》的英文名是“almost love”。并才知道陈可辛的童年也有迁徙的背景。又印证了“小时候走过多个地方的人的世界观必然不同”。因为曾离开所以更怀念。对这一代人的香港情怀还是有敬意的,但是最坏和最好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香港这座玻璃之城虽不如以往易碎,却也不再那般剔透了。

10月24日 共享文化之父 Lawrence Lessig来讲Free Culture and Free Society: Can the West Love Both?”
斯坦福的教授,超有腔调。PPT一字一顿,太有气场了。JMSC总能请到牛人。这个概念很革命性,不过个人对其能起的影响存疑。

10月31日, Ms Rachel Hong, Finding a Rewarding Career during Economic Turmoil
一个猎头来讲在金融危机之下如何找工作。讲的都是一些原则,拟定的听众是从未有工作经验的大学生,所以对我帮助小小。职场嘛,到处都是一样的。

11月4日, 白先勇,岳美缇 《雅緻玲瓏–走進崑曲世界》        好听。很好听。

11月7日, Dr. Bertrand G. Ramcharan, The Challenges of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on the Six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是冲着Lincoln’s Inn 的大律师去的,又没怎么听懂。寒。我和后排的HL和师弟说完此话后,发现邻座正是人家的太太lily。什么时候我也要身为老太太,很安详地去捧场……

11月11日, Terry Kaan, design for privacy in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s system
光棍节,一个新加坡教授。没想到捧场的人还挺多,小小的讲室都坐不下。Dean来了,教合同、BA、IP的几个新加坡tutor都来了。发现我之前夸过品味不赖的Tutor一直在搓脸上的油皮,寒了我很久。另发现KLow戴着婚戒还挺帅,中国老师赵云还是那样谨言慎行,很日本式的谦逊(比中国式的谦逊少些底气)。新加坡教授说完一句话要咳一下,听得我睡着了两次,可是这题目确有意思,使得我把论文题目就改了。我的邻座发言特别积极,后来瞄到他的名片才知道是太平绅士白景崇……觉得香港和新加坡的心态也满象的,在经济发展程度上还是可以对话的,不过自然也有比拼心态。新加坡教授说香港的data protection的法律不健全,香港人听着就很不舒服,新加坡教授只好说不管怎么样你们比我们好很多啦,我们可什么都没有。于是就还满皆大欢喜的。

11月22日,”Freedom of Information Laws – Advantage or Challenge?”

FHL台风还是挺赞。曾经Civic Exchange的Christine Loh也讲得很有意思。她对1997后的政府十分不满,言语间颇多嘲讽。
11月25日,Professor Jon M. Garon,   “Creativity, Commerce and Culture – Expanding through Intellectual Property”  无甚新意。不过总长才一个小时的讲座,也基本只能这样了。

That’s all. 要是写博客能为写论文积分就好了……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