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Travel

西游记 之 牛津巴斯 之 尾声

啊,我想细心的人应该能猜到是这样吧。万事总是开头容易,主文部分应该还是会写的,但很可能是若干年后……

我总是觉得理想的旅行是独自旅行,而且要是地毯式暴走的那种。不仅因为喜欢不经意的奇遇和纯粹的自由,也因为一个人可以很安静地与目的地相遇,像张白纸一样被书写。这是少年游吧。和李先生恋爱后的第一次旅行,是Sars期间,两个人像做坏事一样跑到江南游了一圈。从那时开始,我们俩都写不出什么游记。新鲜的感触早已即时沟通,反正就是腻歪在一起,什么都觉得美。

这后来两个人的纯粹旅行很少了,大多数都是随着生活变动自然而然发生的,比如两个人因为不同的工作去到同一个地方,或者被捎带着出差,搬家途中玩一下之类……只有去马来西亚的那次算是个特例,玩了三周,算是酣畅的了。那时李先生还可以写不错的游记。等到其乐加入后,他的旅行史有居游广州北京和潮州上海的记录,但第一次真正的旅游是来香港探亲,那次有Y家可住,不需要订旅店就省掉了很多麻烦。

等到我们都来居游伦敦了,伦敦是一个家常的城市。伦敦之外的旅行对三个人来说都是全新的未知地。我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照管小朋友,不能让他走丢。借着他的视角和兴趣,旅行成了寓教于乐的亲子活动。我和李先生大眼瞪小眼,分析为什么写不出游记的原因,后来决定把责任都推到旅行地上。尤其是我,面对那么庞杂的历史和多元的文化,就只能安慰自己“放轻松,随便走走也好”。所以在剑桥错过了翁美玲墓,在牛津错过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和哈里波特,巴斯错过了简奥斯丁,在爱丁堡错过了JK罗琳……这些几乎是必游的景点了。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同时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给了太多的惊喜。走过一条条路,所有的历史和街道都立体起来,从此就在脑子里埋下一颗树苗(所以网络热词“对……长草”真的是很形象啊),留待时光来浇灌,交给机缘来成全。

所以呢,就是多拍点游客照了。真的是每天后浪推前浪的,就很懒人地传了360余张照片上开心网了……我在开心网上的好友非常幽默,来访问的不少,没一个留言。可见大家对我都算无语的。我真是一个令人无语的人啊。

我看David Mitchell说: The real joy was the realisation that you can go on holiday as an adult and do essentially fairly childish things. 不禁smilence一下。

最后说一下个人感受。虽然各有千秋,但总的来说牛津比剑桥美(不好意思,真的很喜欢搞比较)。巴斯值得去生活几个月。爱丁堡玩三天不太够。不过,出去玩几天,还是刚回到伦敦那头三口北郊空气来得销魂。

6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