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

with 7 comments

这个标题我在半个月前就想好了!因为在熬夜写稿的时候,脑中就会浮现胡健和胡小灰同学的音容笑貌,一个用恳切的男中音唱着“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一个辅以漫画式的加油表情……嗯,如果去年写毕业论文时能有这种伴奏,我八成能提前点儿交作业呢。
徐班长曾说:胡健在MCL男生中备受妒忌,因为师姐师妹特别多。经分析,我觉得主要是这一届师妹们花色多样,总有一款让人妒忌。加上胡健在哪里都是妇女之友,不但爱护师妹,在师姐我这里那是嘴巴相当得甜,所以我在师妹们面前也常流露出对他的欣赏,而没有提醒师妹们要警惕热情的才子师兄。
小灰同学作为华政的奇葩一朵是我的忘年交(哈哈,倚老卖老真好玩!)。
我是写不来正经文章的。不过这个题目比较有意思,

这个标题我在半个月前就想好了!那天熬夜写稿的时候,脑中总浮现胡健和胡小灰同学的音容笑貌,一个用恳切的男中音唱着“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一个辅以漫画式的加油表情……嗯,如果去年写毕业论文时能有这种伴奏,我八成能提前点儿交作业呢。

徐班长曾说:胡健在MCL男生中备受妒忌,因为师姐师妹特别多。经分析,我觉得主要是这一届师妹们花色多样,总有一款让人妒忌。加上胡健在哪里都是妇女之友,不但爱护师妹,在师姐我这里那是嘴巴相当得甜,造成我在师妹们面前总是忘了提醒她们要警惕热情的才子师兄以防择偶标准居高不下。

胡健在港大读书期间于法制日报上开了专栏,名为“香江札记”,每周一篇,写了快一年了。观望了一阵我就把博客链接上的“才子师弟”默默地改名了。因为他绝不止是一个才子。他不玩文字游戏,用的都是朴素的法律逻辑,文风平实,不把简单的问题复杂化。有时虽煽点情,显得还不甚稳健,但赤诚可贵,勤奋可嘉。这次我和小灰同学客串了一把,删删改改之间更觉他的不易。

作为华政的奇葩一朵,小灰是我的忘年交(哈哈,倚老卖老真好玩!)。看了她的记录才知道好几年前就专门研究过这个问题,真是深藏不露呐。呃,别的我都不多说了,祝你恋爱顺利!

我是写不来正经文章的。不过这个题目比较有意思,所以就斗胆写一下配文。三位双重校友分隔三地,联袂赶稿,多么有安全感的天涯共彼时啊。

偶也,佳话!

—————————————-——————

编者按:内地孕妇跨境到香港生子,虽是一个社会现象,但却牵涉到政治、法律、经济、文化等各个层面的问题,一度引起了激烈的争论和广泛的关注。从庄丰源案算起,跨境生子潮持续快十年时间,起因是什么,症结在哪里,趋势有什么变化,心态有什么调整,域外有什么经验,都是广大读者关心的问题。一滴露珠可以折射出太阳七彩的光芒。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各不同。用不同的视角来观察同一件事,也会因为跳出思维定势的困扰,走出身在山中的迷茫,得益思想火花的碰撞,而产生新的思路、新的感悟。因此,香江札记专栏约请胡健、徐璇、胡晓晖陆续对跨境生子潮作出角度不同、风格各异的解读——胡健:跨境生子法律篇;胡晓晖:跨境生子社会篇;徐璇:跨境生子域外篇。

跨境生子之法律篇

跨境生子潮:一场未落幕的电影

胡健

庄丰源,一个1997929日出生于香港的小男孩,论年纪,比同年71刚刚成立的特区政府还要大两个多月。这个有着吉庆名字的小男孩,虽然成为了知名度最高的香港儿童,但却命运多舛,几乎从一出生起,就与父母长久分离,并因居留权争议而被卷入一场旷日持久、影响巨大的诉讼中。这场诉讼,以终审法院判决庄丰源胜诉而告终,也从此开启了内地孕妇赴港生子的热潮。

庄丰源案说起

庄丰源的父母都是内地人士,以非移民身份到香港短期探亲,在此期间,生下了庄丰源。因为没有居留权,他们不得不回到内地,只能把刚刚出生的儿子交给在港的祖父照顾,从此庄丰源就一直滞留在香港。2000年,特区政府入境事务处以《入境条例》的规定在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若要成为永久性居民,则在其出生时或以后任何时间,其父母的任何一方必须已在香港定居或已享有香港居留权为由,决定将庄丰源遣返回内地。庄丰源的祖父认为政府的做法不近人情,且违反了香港基本法第二十四条,于是状告入境事务处处长。在初审及上诉庭的审判中,法官均判定庄丰源胜诉,但特区政府不服,最后上诉到香港终审法院。


终审法院认为,尽管庄丰源出生时其父母都不是香港永久居民,但都是中国公民,依照基本法第二十四条第一款并不影响庄丰源的香港居留权,因为条文中只提到出生地点,并没有要求父亲或母亲必须拥有居留权。2001720,终审法院判决庄丰源胜诉,有权在香港居住,并取得香港永久居民身份,同时废除了入境条例中有关非法入境、逾期居留或临时居留者在香港所生中国籍子女不享有居留权的规定。


特区政府表示尊重终审法院的判决,接受并会执行有关判决。判决5天后,庄丰源的父亲及祖父到屯门出生登记处为他办理了登记手续,并随即为他领取申请表办理回乡证及回港证,以便尽快返回内地探望母亲。庄丰源,这个判决书中跳出的幸运儿,从此可以正大光明地出入罗湖关口,与父母团聚。但这个判决带来的后续影响,却是这个幸运儿和他的家庭,乃至整个香港社会当时都没有充分预想到的。


香港成了生子集散地

其实,长期以来香港一直存在严重的内地孕妇来港生子的问题。在香港回归前,情况极为严重,但由于当时的《入境条例》并不承认不受限制的出生地主义,因此每年都有大量的庄丰源被遣返内地;香港回归后,由于内地经济高速发展,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已有较大提高,加上海关、出入境事务处执法严格,这种情况有所改善,但特区政府仍然担心判决可能会引发更多的内地孕妇偷渡来港分娩,加重香港本地医疗服务、社会福利、教育、就业等方面的压力。根据入境事务处的统计数字,1997712001131,在43个月内香港出生的中国公民就多达1991人,其父母有的是合法来港,但大多数则是非法来港。


但特区政府的这一担心并没有引起终审法院的共鸣。当日作出一致终审裁决的五位法官,或许并没有对内地超生有足够深的体会,或许也低估了冒险偷渡来港生子的人数,更不可能预见到两年后内地就会推出风风火火的自由行政策给香港带来滚滚人流和财源,因此,他们自然想象不到,在实施判例法的香港,庄丰源案先例一开,就等于向内地孕妇发出了热情的邀请


事态的发展逐步验证了特区政府当时的担心。政府统计处的数字显示,自2001年开始,内地孕妇来港产子的数量呈直线上升的态势,尤其是2003年开放自由行之后,几乎每年都翻一倍:20032070人,20044120人,20059273人,而2006年仅上半年就突破了万人大关。需要特别注意的是,以上数字统计的港生儿,就如同庄丰源一样,父母均非香港永久居民。内地孕妇赴香港生子,从南往北俨然成了一股风潮,从邻近香港的广东、福建,一直刮到了千里之外的东北三省,有的是规避内地的计划生育政策,逃避高额的社会抚养费和其他处罚,有的则是想让宝宝一出生就收到一份珍贵的礼物——香港永久居民身份证,享受香港良好的教育资源和较高的社会福利。香港,一直以来都是旅游胜地、购物天堂,如今又要加上一项:生子集散地


香港的不可承受之重


内地孕妇的大量涌入,给香港政府和社会带来了不小的压力。


首先是医疗资源紧缺,本地孕妇利益受影响。由于香港近年来出生率逐年下降,公立医院相应地收缩了部分设施数量,调离了一些医护人员。面对突然增加的外来孕妇,很多医院和医生、护士都措手不及,手忙脚乱。不少香港本地人得不到公立医院应有的服务,不得不转向收费高昂的私立医院。很多香港人都抱怨:公立医院是我们香港纳税人的钱提供的服务,内地孕妇都挤进来,我们自己的老婆生孩子都没床位!怨气在200611月集中爆发,一连几个周末,不少香港孕妇都上街游行,抗议本地公立产房床位不够,有仔难生,十几位大肚子的妈妈在医管局门口打出争取本地孕妇权益行动的口号,在香港社会引起了强烈的反响。


其次是内地孕妇走数层出不穷,备受讲究诚信的港人指责。一位名叫阿May的产科护士在接受我的朋友艾默访问时说,最怕的是那些准备走数的孕妇!”“走数是香港方言,意指看完病不给钱、欠了一屁股债一走了之。 据香港审计署公布的报告,20052006年底,医管局医疗欠款高达1.3亿港元,其中半数以上来自非本地居民,当中有七成来自内地来港产子的孕妇。这个欠款数目几乎比2002年翻了三倍。


特区政府怎么办?

如何应对来势汹汹的内地孕妇潮,特区政府可以说是绞尽脑汁。有人曾建议终审法院收回成命,改变原先的判决,彻底断绝内地孕妇来港生子的念头。200718,终审法院首席法官李国能明确表态,为解决问题而改变裁决,是违反法治精神的。他强调法官会以不偏不倚、无畏无惧的精神履行职责。假如法官现在解释(法律条文)A,但因有过多不便等问题而改为B,这并不是法治社会的精神。也有人建议请求全国人大常委会释法或者启动修改基本法的程序,但由于种种原因和考虑,这些建议都没有被特区政府接受。


几经周折,特区政府终于决定采取行政措施,从200721日起,限制怀孕7个月以上、且无法证明已在香港医院获得预约安排的内地孕妇入境。新措施要求包括内地孕妇在内的所有孕妇都必须事先与香港医院预约并接受产前检查,让港府可以预留足够名额给本地孕妇,确保她们比内地孕妇享有优先预约权,如果有多余的名额,才会安排给内地孕妇。且内地孕妇预约香港医院时,必须事先缴纳全部医疗费用,才能获得医院发出的预约确认书。


新措施能有效控制跨境生子潮吗?从短期看来似乎有效,由于医疗费用高昂,不少收入不高的家庭无奈放弃了赴港分娩的计划,也避免了部分香港市民担心。但从长期看,却拦不住那些希望规避内地计划生育政策或者看重香港优良医疗资源和分娩服务的富裕家庭。经济杠杆调节的弊端,在此也可见一斑。因此,某种程度上看,这也是嫌贫爱富的限制措施。


内地的呼应也很及时和必要。国家人口和计划生育委员会表明立场,称内地会积极配合特区政府21日起实施的新措施,还提醒怀孕的妈妈,婴儿在取得居港权的同时,会丧失内地户籍,不再享有内地各种福利,尤其是九年制义务教育。广东、福建的不少地方也重申将严格执行计划生育政策,在香港超生,同样要缴纳社会抚养费和罚款。


新措施也要接受司法考量

尽管特区政府出台的各种行政措施起到了立竿见影的作用,甚至很可能催生出香港新的商机,但是否合法合理、程序正当,还要接受基本法和人权法案的司法考量。


200721,香港医管局修订了产科服务收费政策,如果内地孕妇想在香港公立医院接受产前检查及分娩,必须一次性支付最少3.9万元的费用,而本港孕妇只需花大约300元。这一收费政策,无疑刺痛了娶了内地妻子的香港市民。香港居民霍兆荣的内地儿媳到香港公立医院分娩,必须要支付39000港元费用,他坚持认为丈夫为港人的内地孕妇,其腹中胎儿应享有港人权利,不应收取非本地孕妇分娩费用,因此医管局的这一措施涉嫌歧视,违反了基本法及人权法案。由于跨境结婚在香港社会中已经较为普遍,霍兆荣的这一诉求得到不少在内地娶妻的香港市民的呼应。


但高等法院并不认同霍兆荣的观点,判其败诉。法官认为,从法律上说,内地妻子只是香港访客,并不是香港居民,不应期望享有与香港居民一样的待遇。至于内地孕妇肚子里的婴儿,在法律上仍是胎儿,尚未出生,所以不拥有任何利益。法官同时强调,非本地孕妇和本地孕妇,享受不同医疗待遇,不构成歧视。对于医管局收费的合理性,法官还特地在判决书中指出:政府要确保公共医疗体系有效运作。故此,有必要将本地及非本地孕妇分辨出来,征收不同费用。

高等法院的判决认可了控制跨境生子潮的行政措施的合法性,为特区政府继续调控内地孕妇来港生子提供了可能性。但判决没有顾及目前香港夫妻中高达四成是内港婚姻的现实,对于同样是纳税人的香港男性市民来说,可能并不算公平吧。


行文至此,不禁搁笔感慨:内地与香港的跨境生子潮,就如同一部精彩的电影,既有出人意料的开头,又有高潮迭起的剧情,我坚信,等到落幕之时,也会有一个符合大家期待的大团圆结局。现实的政治考量、激烈的法理交锋、对立的文化论战、难解的社会难题、纠结的经济利益,都深深地镶嵌在这出尚未落幕的巨作之中。其实,在香港这个被称为移民城市的国际都会,从开埠之初7000多人的总人口发展到百年后今天的700万人口,其中80%以上都是来自中国内地的移民。据统计,回归前的香港人口中,30%是内地移民,而另外60%在香港出生的人口上一两代也都是内地移民到香港的。移民的实质是民众在用脚投票,因此无论对于流出地还是流入地,用的智慧总比的蛮力要来得高明。如此看来,随着内地经济的高速发展和社会的全面进步,这出跨境生子大潮制作再宏大,剧情再曲折,争论再激烈,也只不过是历史长河中偶尔泛起的小波浪。

(《华东法律评论》编辑,香港大学普通法硕士)


跨境生子之域外篇

锚婴儿公民游客

徐璇


全世界每秒钟有4.4位婴儿诞生,他们来到的是一个资源不均,压力重重的世界。父母们在选择给孩子生命的同时,也选择着给他一个身份,因为孩子的命运由于降生地的差别而截然不同。众生平等,在现实面前,这只是乌托邦。


跨境生子一直以来都是全球性的问题,融合着移民政策及社会文化的变迁。在一百多年前,刚刚结束南北战争的美国人没能料到,本身作为移民国家的美国多年后要为移民太多太杂而烦恼,于是1868年生效的美国宪法第14修正案慷慨地给予任何在美国出生的婴儿自动成为美国公民的权利,现任总统奥巴马正是依此而成为美国人。而13年前,香港终审法院的五位法官在审理庄丰源案时,以为内地孕妇不过是大江大海中的一朵小浪花,未料她们会潮涌而至,一浪高过一浪地冲击着香港社会。


2010年在香港出生的第一个婴儿由内地孕妇产下,他从此是香港人。自由行闸门开了七年,大陆居民给香港社会带来了数百亿的经济收入,也带来了数万名内地港生儿。回归十余年积存的文化认同纠缠着渐行渐远的本港优越感,在汹涌的内地孕妇潮面前,香港人的戒备心上升,安全感下降,忧患着长此以往,香港的竞争力在哪里?


特区政府则决定遵循庄丰源案的先例,以法治社会的精神认定内地孕妇赴港生子是合法行为。香港医管局主席胡定旭在最近的一次媒体采访中表态:其实来香港生孩子很容易。他详细地介绍了赴港生子的流程和手续,以规范这个新兴的市场。这表明特区政府已经采取了较为开放的姿态来处理内地孕妇的问题,内地孕妇赴港生子不再是一个法律问题,也不是一个道德问题,而是一个经济问题。


两年前香港关于内地孕妇的政策收紧时,富人生产队转战美国,或者各显神通拿上商务签证去加拿大、澳大利亚、新西兰等同样实行出生地原则的国家分娩。这些国家和香港一样,都有着成熟的内地孕妇月子中心等一条龙服务。对于有能力考虑性价比的孕妇来说,在2万美元生一个美国人10万港币生一个香港人之间,价格显然不是最优先的考虑。商业化的运作与市场的逐渐成熟对内地孕妇跨境生子的欲望起了推波助澜的作用,身份仿佛是明码标价的商品,从而导致跨境生子之风越刮越猛。


事实上,出生公民权在所有奉行出生地主义的国家一直是个争议性极强的热点议题。在传统的国境愈来愈容易跨越的今天,如何在尊重人权、平等和法治的基础上对出生地主义实行与时俱进的改革,也颇让这些国家的决策者们头痛。上世纪末美国已开始反省出生公民权带来的锚婴儿anchor baby)现象,提出严格控制非法移民及游客来美生子,取消这些锚婴儿自动获得的公民权,因此也取消了若干年后借子女来取得美国身份的父母和其他家庭成员的可能性。共和党议员曾数次联名提出此项议案(最近的一次是2009年),均未获通过。目前美国每年还有约40锚婴儿出生。


爱尔兰一直以来是欧洲出生率最高的国家。在天主教教义的影响下,爱尔兰的宪法禁止妇女堕胎,连避孕也是违法的。前些年更是有不少外国孕妇为了给孩子拿一本欧盟护照而特地来到爱尔兰分娩,因为爱尔兰曾是欧洲唯一一个给予出生公民权的国家。公民游客群体的日益增长促使爱尔兰于2005年修改了国籍法,规定非爱籍人士在爱出生的子女,须经司法部审核后才具有爱尔兰国籍,通常情况下只有在新出生婴儿的父亲或者母亲在爱尔兰或英国居住,新生婴儿才被允许自动获得公民权。新西兰也从2006年开始实行新法案,停止赋予父母均非新西兰公民或永久居民在当地出生的孩子以公民权。


中国大陆的跨境生子潮背后都是天下父母心。不论是富人超生队也好,孤注一掷的内地孕妇也罢,千里迢迢地跨境生子,都是为了让孩子赢在起跑线上,给孩子一本护照和回乡证,就如同古代衔玉出世的孩子,生来便比别人享受更多更好的福利。然而你猜中了开头,未必能猜得中结尾。深港口岸清晨六点起床的跨境学童不一定比他们在大陆的同龄人更快乐,若干年后亦未必比他们更幸福。


地球已成为一个扁平的村庄,国籍的政治色彩逐渐淡化。国家之间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微观到每一个公民亦是如此。自由行人潮涌动,成千上万的内地孕妇冒着将羊水撒在口岸的生命危险,前仆后继地来到特区香港,给孩子一个香港人的身份。这是一国两制的特殊景象,也是自由行之后内港融合的必经阶段。国籍和永久居留权之上不再烙刻着民族忠诚,更多的是与日常生活息息相关的利益。这是国家与个人都应该思索的问题。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学士,香港大学普通法硕士,现居伦敦)


跨境生子之社会篇

内地孕妇潮:吹尽黄沙始见金

胡晓晖

曾一度因出生率极低、人口结构失衡而被广泛诟病的香港,近年出生率连年上升,但是本地人口的出生率并未有所起色,真正的原因是庄丰源案后,内地孕妇赴港产子的数目激增了35倍。面对止不住的内地孕妇潮、未来充满变数的港生儿,市民的不满及焦虑指数持续走高。这种情绪虽有排外之嫌,却也无可厚非:香港人一贯以拼搏奋发精神著称,父辈们经营数代方才有今日的光景,对于投机取巧而非自食其力的现象同仇敌忾,强烈的公民意识更使他们对公共资源的分配异常敏感。


解连环

香港人的特点是讨论的话题极其实际,一切细节不厌其烦;而处理内地孕妇潮的最难之处,便是诸多难题如七巧连环锁,环环相扣,牵一发而动全身。


一方面是短期问题,表现为对本地资源的占用。非本地孕妇对香港产科服务的需求急剧增加,为公立医院产科服务带来巨大压力,那么如何保证本地妇女的产科服务?那些千方百计来港生子,然后为港生儿申请综援后,在内地坐等吃综援度日的投机分子如何杜绝?全民医疗社会下的香港,医疗开支大部分由公共福利支付,分娩费用基本只收成本费,那么由香港纳税人补贴这些非本地居民,对纳税人失之公平,该如何平衡?


另一方面是长期问题,即对社会结构和人口政策的冲击。父母都是内地人的港生儿大多在内地抚养长大,那么在内地期间的教育、医疗问题如何解决?若孩子长大后返港,这些计划外的人口会不会对人口、房屋、就业、教育和社会福利政策带来不可预估的重大冲击?随之出现的大批住在深圳、来港上学的跨境儿童,现在已有近万名,每天往返时间超过5小时。跨境儿童不仅在小小年纪就背上了沉重的负担,而且始终有过境感,不易融入香港社会。有的跨境儿童,父母常年不在身边,由亲友、同乡等照看,或干脆寄养,会不会造成心理问题?该如何对此类儿童多加关怀?港生们的父母若申请来港团聚并取得本地身份,这些并无特别技能、亦无法融入香港社会的中老年人会不会加剧失业问题和人口老龄化?


林林总总,不一而足,而这些问题还只是内地孕妇潮带来千头万绪的社会冲击中冰山的一角,上至立法会议员的辩论,下至茶餐厅阿叔们吹水,都被翻来覆去细细地讨论。


文化自由行香港精神


香港这个五光十色高度文明的成熟都市,看似繁花似锦,其实角角落落里总藏着无可名状的焦灼感,站在原先英国殖民地的地基上,头顶着迅速崛起的中国的巨大光环,对于自身定位举棋不定,香港的未来在哪里?传统与现代如何衔接,外来与本地如何平衡,英文、普通话与广东话如何共存,与内地融合及泛大陆化如何把握……无一不触动着香港人的神经。


背靠祖国、习惯了社会环境时时刻刻都在剧变的香港人早已认清了与内地的联系会越来越紧密、甚至是依赖的现实和趋势,除了经贸往来,其中必定要牵涉到社会及文化层面。但关于香港及内地的文化差异始终未得到系统及理性的梳理,加之自身定位缺失引起的焦灼感,社会转型及文化交融之间的阵痛势无法避免。内地孕妇潮,也只是两地日渐融合过程中产生的怪现象之一。


现在大家普遍认为庄丰源案是内地孕妇潮的起始点,事实上自由行扮演了一个更加重要的角色:自从2003年中国大陆公民出入香港快速而便捷后,带来的不仅是腰揣人民币的观光客,内地孕妇也开始以每年30%40%的速度快速增长,2005年甚至到达57%的高峰。


笔者曾在一个非正式的公开场合听到特区政府行政会议召集人梁振英的回忆:2003年他受董建华的委托主理内地对香港自由行的开放与执行,这一历史性的政策对香港社会的冲击将是全方位的。他承认当时的心情极为忐忑,对于是否能处理好全无把握,在自由行开通前后费尽心机,在警署、海关、卫生检验检疫、旅游局、贸发局、入境事务处等部门着力下功夫。事实上,开放以来香港社会秩序和治安没有受到太大影响,自由行所带来的收益则已经超过了1000亿,成为香港旅游业的支柱。所以,他总结说,事在人为,即使是上帝之手,也需要马拉多纳跳起来才行。


在香港人引以为豪的香港精神中,务实的态度是一个重要方面。庄丰源案至今已有近十年,而由内地孕妇潮引发的社会反弹情绪的高峰、即2006年,距今也超过了三年,虽然很多人对此不尽释怀,但香港人并没有停留在怨天尤人上,而是积极的寻找解决途径。曾有人在香港本地报刊上撰文指出,应当认清内地孕妇潮的由来有其结构性成因,是香港日益倚赖中国大陆的结果,历史并不可以假设;而积极面对问题,可以集中力量,省却纠缠于画地为牢的困境的时间。

庄丰源案后,港府一方面认真执行终审法院的判决,另一方面专门成立人口政策调研小组积极商讨对策,一路敲敲打打缝缝补补:提高非本地孕妇的分娩收费、公立医院特定时期内不收非本地孕妇的分娩申请、在边境限制大肚婆的过关来港、必须先缴纳按金和产前检查才可入院分娩、优先为来港照顾子女的父母发放双程探亲证等,几经辗转,终显现出成效。


2007年规定非本地孕妇于公立医院产子须先经预约及缴纳费用后, 2009年前三个季度的数据显示,与2006年同期相比,内地孕妇经急诊室在公立医院分娩的个案减少了九成二,最得港人憎恨的走数现象亦极少出现,超过七成的内地孕妇选择了私立医院,与本地孕妇抢占公共资源的矛盾得到了极大的缓解;此举亦使得由于公立医院优质的设施和服务、低廉的收费竞争下而生存艰难的私立医院,得到了大量的客源而起死回生,有人打趣为生子产业。即便如此,香港面对的难题离根治尚有很长的一段路要走。据香港统计处的数据表明,20091月至8月,本港共有约52200名婴儿出生,内地孕妇所产则占到近44%,已成为香港新增人口中的主流。


就如同对自由行带来的商机和冲击之间的妥善平衡和取舍,香港虽然一度被庄丰源案及内地孕妇潮杀了个措手不及,但迅速调整姿态和战略后,在坚守法治精神高地的同时使这一一度激化的矛盾得到缓和,强化了香港兼容并蓄、信奉法治的形象。而今迈步从头越,面对内地孕妇及港生儿们带来的长远影响和挑战,一国两制特殊土壤下的香港精神又会带来怎样的惊喜,我们拭目以待。


(作者系华东政法大学法学学士,香港大学普通法硕士,曾居香港,现居上海)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23rd, 2010 at 9:54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 , ,

7 Responses to '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or TrackBack to '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

  1. 师姐,你每次都夸得让我找不着北
    我今天下午到的杭州,刚在苏堤跑完步回房间,赶紧来看你和晓晖更新的博客,嘿嘿,真是酣畅淋漓啊。
    发现有个文笔好,会夸人的师姐,真是幸福的事啊
    期待你和晓晖继续支持!

    [回复]

    emilyxu 回复:

    苏堤跑步真惹人遐想啊!

    [回复]

    HUJIAN 回复:

    哈哈 不许联想
    我已经转换战场 到达福州了
    最意想不到的是,来接机的是华政的一个小师弟 比我小两级

    [回复]

    hujian

    23 二 10 at 10:38 下午

  2. 为了佳话,挥拳哪挥拳~

    这次蹲在两大才子才女的荫庇下混饭吃,也实在是幸福的事啊

    哎这就是油菜花和吃货的区别!

    [回复]

    emilyxu 回复:

    虽然互相赞美是精神良药,但是我还要声明一下,这次真的是你们俩写得比较好,料足,信息量大。

    [回复]

    Elle

    24 二 10 at 12:01 上午

  3. 呃。。。俺的cross-border论文题目就是“内地孕妇赴港生子blablabla…”

    [回复]

    emilyxu 回复:

    哎呀,早知道应该拜读先!

    [回复]

    vivian Yuan

    24 二 10 at 11:46 下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