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神生活Review

滚滚红尘

因为做西班牙的旅行功课,又看了三毛。
倘若在世,她现在有近70岁了。
三毛全集,我在高中借着看完的。后来这十五年,好似从未和人谈起过。
所以我完全记不得她在留学西班牙之后还跑到德国西柏林哥德书院,得了德文教师证书,又到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专攻陶瓷的事。
而很多故事和细节都还记得,比如她怎么捡破烂布置家,在撒哈拉沙漠穿着长裙头戴着一把芹菜走去结婚,看当地人用瓦片洗澡等等。
现在重读,难免很沧桑。比如当时只是像看小说一样看她传奇的游历和凄美的爱情,幻想着等结束这高考就可以去“远方”。但是远方究竟有多远,怎么去,完全没概念。
我也没有去计算,原来三毛和荷西结婚时,她30岁。荷西去世时,她36岁。41岁她做子宫癌手术,47岁用丝袜自缢身亡。
我也不了解,她是最早将我后来最喜欢的漫画作品《玛法达》翻译成中文的译者。
重读的直观感受是,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三毛的文字不算多好,但是情怀还是很动人。
而且,她比我记忆中要好看许多。——这也是今天的标准,以前只觉得漂亮的脸蛋才是好看。
重读的结论之一是,三毛是真的。她写的东西即便有些微的主观,这程度也不高于我们每个人写博客时都会有或多或少的表达偏差。加上我和那个专门揭露三毛真相的马姓男人有过两回交道,直觉便是,如果说有一个人神经有问题,那也是他。本来我还自虐地想看一看他究竟在他的书里提出了什么确凿的证据,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八成是没有,否则也早拿出来说事了。
结论二是,少年时代读的书,真的会对人生观有大影响。我少年时代读了很多的糟粕,比如琼瑶。在港大有一天,我穷极无聊地看了看往届舍友留在大堂的书,有一本是《水云间》。真的是很无聊拿来翻了半本,怒不可遏。为什么这位老阿姨要这样写书来毒害少女呢?里面的爱情观和恋爱方法简直是愚蠢透顶的,而且毫无生活常识可言,甚至全部是反着来的。不知道她到了晚年会不会反省呢?难道她也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吗?看起来平鑫涛也是位明白人啊!相较而言,隔了这许多年,三毛身上仍有我今天觉得万分可贵的东西。尤其在后她三十几年来到国门外,不觉得她写的东西有多过时。而且,她写作的时候还是没有电脑的时代。
我们现在听到的齐豫的《橄榄树》,歌词并不全是三毛写的,她也不会唱,版权买断是500块台币。她曾在一次演讲中申明:现在的《橄榄树》和我当初写的不一
样,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转贴两段这次演讲中她和读者的对话:
问:流浪是很孤独的,你如何排除你生活上的孤寂?
答:我听过一首流行歌曲唱:“我背着我的吉他去流浪,带朵什么花。”我很恨这种歌
,那是没流浪过的人才写得出流浪是件浪漫的事情,这样的人不必去流浪,因为他流浪的话
,一定半路就回来的。我流浪,绝不是追求浪漫,而是我在这个地方学业已经完成了,而且
找不到事情怎么办呢?我就再到另一个地方去念书或者做事。所以说流浪的心情,我个人的
经历是被迫的。当然我去了很多国家游历,但是说实在话,我从离开家以后没快乐过,这话
说得很不勇敢,可是我离开台湾后真的不快乐,一直到我建立了自己的家。所以,怎么使流
浪者快乐是很难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答案。
问:如果你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小孩,你会如何照顾他?
答:我想他生下来的时候,我会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这是第一步。然后爱他,
对不对?如果你有个小孩你怎么办?我想每个母亲都是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一包起
来就表示对他的爱心。如何教育?很简单,爱他,爱是最重要的,我想是这样,我自己没有
孩子。

因为做西班牙的旅行功课,又看了三毛。

倘若在世,她现在有近70岁了。

3976678470968470722

三毛全集,我在高中借着看完的。后来这十五年,好似从未和人谈起过。

所以我完全记不得她在留学西班牙之后还跑到德国西柏林哥德书院,得了德文教师证书,又到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专攻陶瓷的事。

而很多故事和细节都还记得,比如她怎么捡破烂布置家,在撒哈拉沙漠穿着长裙头戴着一把芹菜走去结婚,看当地人用瓦片洗澡等等。

现在重读,难免很沧桑。比如当时只是像看小说一样看她传奇的游历和凄美的爱情,幻想着等结束这高考就可以去“远方”。但是远方究竟有多远,怎么去,完全没概念。

我也没有去计算,原来三毛和荷西结婚时,她30岁。荷西去世时,她36岁。41岁她做子宫癌手术,47岁用丝袜自缢身亡。

我也不了解,她是最早将我后来最喜欢的漫画作品《玛法达》翻译成中文的译者。

重读的直观感受是,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三毛的文字不算多好,但是情怀还是很动人。

而且,她比我记忆中要好看许多。——这也是今天的标准,以前只觉得漂亮的脸蛋才是好看。

重读的结论之一是,三毛是真的。她写的东西即便有些微的主观,这程度也不高于我们每个人写博客时都会有或多或少的表达偏差。加上我和那个专门揭露三毛真相的马姓男人有过两回交道,直觉便是,如果说有一个人神经有问题,那也是他。本来我还自虐地想看一看他究竟在他的书里提出了什么确凿的证据,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八成是没有,否则也早拿出来说事了。

结论二是,少年时代读的书,真的会对人生观有大影响。我少年时代读了很多的糟粕,比如琼瑶。在港大有一天,我穷极无聊地看了看往届舍友留在大堂的书,有一本是《水云间》。真的是很无聊拿来翻了半本,怒不可遏。为什么这位老阿姨要这样写书来毒害少女呢?里面的爱情观和恋爱方法简直是愚蠢透顶的,而且毫无生活常识可言,甚至全部是反着来的。不知道她到了晚年会不会反省呢?难道她也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吗?看起来平鑫涛也是位明白人啊!相较而言,隔了这许多年,三毛身上仍有我今天觉得万分可贵的东西。尤其在后她三十几年来到国门外,不觉得她写的东西有多过时。而且,她写作的时候还是没有电脑的时代。

我们现在听到的齐豫的《橄榄树》,歌词并不全是三毛写的,她也不会唱,版权买断是500块台币。她曾在一次演讲中申明:现在的《橄榄树》和我当初写的不一样,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转贴两段这次演讲中她和读者的对话:

问:流浪是很孤独的,你如何排除你生活上的孤寂?

答:我听过一首流行歌曲唱:“我背着我的吉他去流浪,带朵什么花。”我很恨这种歌,那是没流浪过的人才写得出流浪是件浪漫的事情,这样的人不必去流浪,因为他流浪的话,一定半路就回来的。我流浪,绝不是追求浪漫,而是我在这个地方学业已经完成了,而且找不到事情怎么办呢?我就再到另一个地方去念书或者做事。所以说流浪的心情,我个人的经历是被迫的。当然我去了很多国家游历,但是说实在话,我从离开家以后没快乐过,这话说得很不勇敢,可是我离开台湾后真的不快乐,一直到我建立了自己的家。所以,怎么使流浪者快乐是很难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答案。

问:如果你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小孩,你会如何照顾他?

答:我想他生下来的时候,我会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这是第一步。然后爱他,对不对?如果你有个小孩你怎么办?我想每个母亲都是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一包起来就表示对他的爱心。如何教育?很简单,爱他,爱是最重要的,我想是这样,我自己没有孩子。

10条评论

  • 欧豆豆

    前阵在家也重新翻出了三毛,这才惊觉她竟然是在西班牙留学的。。。德国美国竟也混了一圈。。。这些我怎么就完全没有印象,不然我没准能更加勤奋向学才对。。。小时候就记得她和荷西的沙漠岁月了。。。
    重读一遍才发现,她最好的字或者说最好的三毛,都只在那六年。这对于一个每次出游归来就满脑子一个人浪迹天涯深悔结婚太蠢太早太的已婚老妇女而言,还真是颇具安抚作用。。。

  • milk

    去年夏天重看三毛全集的时候,常常想,如果三毛活到今天,大概会写博客吧,而且是更新很勤的那种。书架上那套泛旧绿色的湖南文艺版三毛全集,是高中时,用自己零用钱一本一本收集起来的。学校旁的小书店也是每过一段时间才会新到几本。到现在,她的书还是那种翻开任何一本任何一页就可以读下去。
    看到你写她,似乎有,噢,太好了,终于写到她了的感觉。对你的归类也更清晰。喜欢三毛的人。

  • ranran

    oh小捏我喜欢你,因为我喜欢喜欢的女人!!!(想象一下你的表情……)

    我觉得有的书小的时候不看完,以后也很难看完了,我是没看过很多三毛,还有很多很多类型的书全然没看过,现在就只能咬咬手绢了~

    喜欢这句:
    幻想着等结束这高考就可以去“远方”。但是远方究竟有多远,怎么去,完全没概念。

    • emily

      想象你咬手绢的样子……
      其实我现在对三毛会更全面地看,不只是喜欢。不过有一点,婚姻使她更自信了。我最爱看的还是她那六年内的作品。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