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果My books

风吹不灭

在一个城市,用钥匙开门不再转错方向,不用细看便知道每枚硬币的金额,便是安顿的迹象了吧。到伦敦70天了,2009年还剩了点儿末梢挂在枝头,很多该去的地方还没有去。这座城市像一顿庞大的自助餐,无论吃再饱都始终抱憾。 

过去的这些天里,主旋律都是日常生活。修习新晋全职主妇的各门课程,自学林林总总的家务窍门、钻研适合不同场合的各式菜谱、辅导父子俩的功课以及攒人品的义工行为,一点一滴地探索伦敦……太多的喜怒哀乐来不及和大家分享,因为我们都在奋力抓住每一个时间单位。好在我还保持了记日记的习惯,刚字数统计一看,流水帐竟然都记了近5万字,算是差记性的一种安慰。这种被日常生活占据身心的程度比之前料想的还要更彻底一点,因此从个人建设上来说,已毫无“公共性”可言。眼看着家国发生着件件大事,都只是匆匆浏览,无从细想,更无力参与。

平安夜走在威斯敏斯特,路上没几个人。夜色中遥遥地看着那些历史性的建筑和雕像,哪怕并不是多么清晰的轮廓和色泽,几乎都要激动得呼吸不过来。三年前初看多么陌生的街道名,就在脚下,三百多年前的那些人物就在面前这些楼里决定着这个国家的命运。我看得到他们。

《弑君者》有人叫好,亦不少人骂,看起来在书店卖得并不算差,可惜真正有见地的书评我没见到几篇,这是我参与将此书“传递”来中国的遗憾。翻译也许是个扣分的因素,不过以我当时的能力,确是尽了力。翟老师安慰我说:“至少你译出了这本书的热情,我看得很激动。”他还细心地给我指出了一些纰漏。那是离开上海来伦敦之前最有意义的一次探访,我回到了理想的源头,饮几口甘泉,继续走。

5条评论

  • 阿米

    关于那本书,我已经看了三分之二(原谅我一直以来树懒般的看书速度),对我来说,翻译是加分的。因为很重要的一点是,这本书的语言非常流畅,这才使我有兴趣一直看下去,甚至看到精彩的地方,就会想:哎呀,小捏是怎么想出来要用这样的一个词的呢,用的真好!这就是我读这本书的乐趣。

    总体上说来,这是一本蛮好看的书,原作者也是一个有趣的人。剩下的,就完全是对书的内容是不是感兴趣了,这个不好强求。

    也不是想说什么恭维话,但是翻译了这样一本书,尽了全力,得到目前这样的一个成果,真是一个很可以对自己交代,也颇可以自豪一番的事情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