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Life

The Story Must Go On

在告别单身的17年来,我觉得自己一直在避免男女之间的互相索取与埋怨,这就是为什么我基本上不会加入吐槽老公的主妇型谈话。并不是说我的伴侣完美无缺,而是我一直认为抱怨是没有用的,更别提是对着外人抱怨。有些朋友在社交网络上常常公开吐槽伴侣,我不知道他们的伴侣的反应,我猜他们应该是比我有更宽广的心胸。如果是我公然被吐槽,我会觉得1,没面子; 2,气恼,为什么不直接和我一对一沟通试着解决问题?

最近我开始有了一种吐槽老公的心理需要,我意识到,我以前的思维大约太男性化了,其实吐槽伴侣并没有什么实际的用处,这是女性同盟之间情感交流的一种重要方式,因为“你有,我也有”同样的苦恼。

当然这也是因为我以前真的太忙了,没有时间来进行这样的交流。过去十年,我有了一个更正当的理由来承担尽可能少的家务劳动,尽兴地工作了十年。如今,重回到了英国这个“家务补习班”,孩子比起十年前多了一个,伴侣的家务属性与最大化容量也是既定事实,我了解到很多事情不是一对一沟通可以解决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