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Life

云搬家

上周爸爸妈妈帮我把在上海租的公寓还给了房东。在我17年的搬家史上,这是第一次我没有肉身参加的搬迁,而且完全不在计划中。爸妈作为拉练多年的搬家先锋队,闻讯火速买好了票,坐了十几小时的火车,从老家落地上海,在短短几天里,把家里所有物品打包、分类处理、搬到我的办公室/朋友家……执行力超强地完美完成了任务,又坐火车回家去了。回家的路上因为前几天一辆车脱轨导致轨道还在维修,他们辗转了三趟火车才最终回到家,这些场景在我的想象中,画面类似于美剧。这大约是我成年后第一次,发自内心地觉得爸妈是我的超级英雄。

在上海的那些纸箱里,除了承载记忆的日记、硬盘等物品,还有什么东西是当下的我一定不能舍弃的呢?似乎真的很少。在这样的世界,货币可以买到所有你想要的东西。事实上,我们的记忆都要逐步电子化了才好吧,实体终究会旧会破损,传到云端,只要记得路径和密码都能找到,除非整个虚拟世界也被病毒袭击,把我们带入另一个新世界去。

The best thing of memories is making them.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