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总是最登对

without comments

故事星球三周年,我和十几位小伙伴约在我家附近的一家小酒吧。原本考虑过的其他更醒目的提案,最后都因为“确实大家都太忙了”而作罢,这也是成年人世界的一个无奈,为了大局我们都放弃了仪式感——好在不是全部。

这群人一小时前还在一起工作,只是换了个场域,仿佛又是新的灵魂在聚会。聚会组织得极其随意,比如有的同事没被通知到,一半人因为各种原因没有来,也没有任何节目/礼物,聚会结束一张照片都没拍,也没人发朋友圈。大家挨个到,点上晚餐,和平时一样随便聊聊。我还带上了老公和两个孩子,老公和儿子都喜欢热闹,但更多是冲着去玩上几局桌球去的,小女儿因为没法一个人在家所以被安排在一岁半不到的年龄就进了酒吧无邪地跳舞……等过了八点半家属撤了,我们才围坐在一张长桌两侧,面面相觑决定要说/ 做点什么。我举起酒杯问K:“三年了,你最难忘的瞬间是什么?”
 
这显然是一个不容易回答的问题,就好像你问一个从战场上归来的幸存者“说说战争中令你最难忘的事”那样,所以在他零星说了两句又反问我的时候,我们都不约而同地扯到别的话题上去了。
 
我是信息时代的失忆者,记忆力比金鱼还差。
 
手机上叫个车,从司机接单到碰面,上车之前我从来不会去记住他的车牌尾号,只是到路边拿出手机对照一下;手机上叫个餐,不记花了多少钱,也完全不会记得预计送达时间,反正送到了就吃呗;几点和谁开会要谈哪些事,都记在手机里,所有的工作生活都用手机来进行记录,哪一天见了什么人说了什么话发生了什么事,女儿究竟哪一天学会走路?总是要去翻手机才能破案。
 
我的手机很长时间都处于亚健康状态,40%左右的电就会自动关机,老公看不下去买了一台新手机,放在家里两个月终于从架子上拿下来用,却也只是放在包里做备胎。所以当有一天老手机终于开不了机的时候,我的大脑一片空白,因为我把记忆功能全权委托给了手机。然后我闭上眼睛想一想,三年,我记得什么?
 
我记得第一次走进五原路那个房间的寒冷,我记得自己举着贼重的多乐士五百种颜色的大色卡站在铁门外眯上一只眼睛想象最恰当的墙壁颜色,我记得第一天在弄堂门口迎接孩子时他们向我跑来的身影,我记得总是赶在宜家营业结束之前去搬回来的桌椅,我记得新的空间的自流平经过各种返工还是神奇地产生了裂缝然而所有的灯倏然亮起来的那一刻,我记得第一次发出家庭阅读盒子时大家一起在红色房间昏黄的灯光下用我买的并不实用的字母印章试着去印每个孩子的名字……
 
时间飞逝一千多个日夜,故事星球这件事离“做成”还有极不可测的距离。但是为了增强一点仪式感,我决定要公布一下此刻我心中名列前五的致谢名单。
 
我要感谢Ying, 她为我打开一扇扇门,她是我成为一个过于年轻的母亲之后第一个给我无限激励和支持的长辈,她告诉我多花时间陪伴孩子,又给我创造各种机会来自我成长:资助我读硕士,领我到各种场合,引荐很多稀奇古怪的好玩项目和人给我,令我有机会接触到那么多元化又充满可能的世界。作为教育领域的创新者,她的智慧、果敢与实干谦逊都是我需要用一生来学习的,巧的是,她十年前从美国带给我第一本英文儿童绘本,不经意间埋下了一个幸福的伏笔。
 
我要感谢ZX,我参与的第一次创业的伙伴。两年多的共同创业,她完整地诠释了一个勤奋又有远大理想的普通女性如何在上海用极少的资源做出一些事情来,也让我从一个不懂公司管理的文艺青年成为一个离场的创业者。我们的最后一次见面,她穿着一件巨大的防风衣,说了一些让我怀疑人性的话,但是,在后来的很多时候,我都能理解她为什么那么做,并引以为戒,这帮助我做了很多正确的决定。
 
我要感谢J,如果不是因为他糟糕的人品,我也许永远不会下决心再受一次创业的炙烤,当他派人来恐吓我的时候,我试着和他解释,我不是要做一家像他那样的商业培训机构,而是要用我喜欢的方式来尝试一个新的系统和理念,真正为中国的家庭提供一套有效的阅读工具包,他冷笑着说:“我们派人来看过了,不是都一样吗?彩色的书架,外教上上课,有什么不同?”我很开心三年下来,至少这个世界有一部分人知道了我们为何以及如何不同。这就是为什么这个世界永远都是属于年轻人的原因。
 
我要感谢S(或者说E?),她在故事星球一岁多的时候,用自己的真实形象向我演示了商场的凶险,加快了我对故事星球知识产权的保护,令我能更放心地推进原创内容的研发,她也以亲身反例给我警示:一个创业者,做一个诚实的人比一个泡沫里的KOL更重要,如果没有正直的人格和面对自己错误的胸怀,只会沦为一个越来越不受尊敬的伪劣产品贩卖者。
 
我要感谢我的孩子,儿子是故事星球的第一代实验的全程参与者,给我无数的灵感和启发,因为他的大度和善良,他度过了很多没有妈妈陪伴的周末,小女儿和星球的第二个空间同时降临在我的生活里,装修是最虐的胎教,我叫她“徐老师”因为她在肚子里就用她的坚毅为我加持,隔了十年重新做妈妈让我又有一个宝贵机会更深入地了解孩子,和她一起成长,以及作为无数妈妈中的一位,我思考着怎样才能为属于未来的孩子们带来真正优质的教育内容,产生不可替代的价值,我期待在三年之后,故事星球可以有一个更好的答案。
 
酒过三巡,纪念日平常地过去了。过了两天,开会的时候,同事进来端给我一盒子书,忽然说“入职三周年快乐!”——原来是同事每人送了一本书给我,原因是“万一你没看完还可以捐给我们图书馆,不浪费。”——很机智地扳回了一点仪式感呀!

Written by admin

三月 10th, 2017 at 7:22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