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失语综合症

without comments

过了三十岁,一切都上了快车道——做决定的速度、改变决定的速度,遗忘的速度……都呈指数型增长。

习惯了每天接受兆数越来越大的互联网信息,我却已经无法再好好地说话。这样的堵塞让我对自己的表达能力产生了焦虑。不过回到这个博客我就知道了,这个焦虑一直都在啊。即便是在20年前我几乎每天都写日记,这样的焦虑也存在着!

写完的日记,其实极少会再去重温,但重要的是那个“日三省乎己”的过程能减弱“虚度感”,归根结底还是没有大块时间沉淀下来进行写作——这个“归根结底”也一直在,破罐破摔到如今的地步,可以说是摔无可摔了。

四年前的夏天,离开创业两年多的团队,转身到另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从那时开始,我就正式没有了周末。我还记得J和我委婉但坚定地提到“没有周末”的这个可能性,我还记得当时心里大惊了一下,忐忑又凛然地接受了。

人生的很多时刻就是这样。而转眼一百多周过去了,基因突变主要体现在两方面:

–我每天都工作。嗯,就是传说中的工作到临盆,坐月子也把同事叫到家里来开工作会议,孩子满月当天就去看工地的那种,工作狂。

–我对除了工作以外的其他事,反应都要慢几拍。或者说,一定会拖到最后时分。

不知道这样的状态还会持续多久,我想改变,尤其是在这里坐了90分钟还写不出什么有趣的东西出来之后。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9th, 2016 at 5:41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