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如果你是蜉蝣

without comments

坐在副驾上,我大约慷慨激昂又没有逻辑地连续说了15分钟话。

当我忽然意识到如果在我的正前方装着一个摄像机,然后把这段视频传上网,大约就可以取名为《绝望主妇的自白》,我才决定停下来。

司机先生认真地开着车,拍着我的大腿说:“你要是不能成事儿,天理难容。”

11年前的夏天,我们刚好骑着一辆旧单车,经过那同一个路口。

行道树在那一秒,倏然闪退成大银幕的背景,衬着我们现在的脸庞和神色,

长大了,我们。

 

IMG_7454_副本_副本

Written by admin

八月 29th, 2014 at 4:20 下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