行游Travel

徐小创漂移记

同学们,徐小创回来啦。(是啦,我终于不想再自称徐秘书了……)

嗯,好多人都以为我去北大读博士了。其实我就是跑去上了一周的公益法培训。这个研修班是第一届招生,本着公益精神为大家提供培训的吃住行费用,徐小创想着可以趁此机会重访一下奥运后的北京,就报名啦。收到录取通知书前几天,看到一份计划书,就真的走上了公益创业的道路,好感恩。

有一天我穿得很像律师,走在上海的路上,找到了一点去律师楼里工作的感觉。但是心里并不定,回响的是Mchotdog的旋律:命运的青红灯,闪闪烁……要知道,在每一次我试图做一个法律学生的本分,走回这条道路的时候,命运都掩护我,用他所知道的最能吸引我的理由,带我去到另一个角色。但这一次明显和前些次都不一样,是正儿八经的职业生涯十字路口。

有MM问:你要创什么?徐小创觉得,只要别创伤就好啦。关于我们项目的具体情况,稍后再给大家汇报。

在北京,徐小创同学劲头挺足。本来以为暖气来之前,北京会格外冷,结果老天很给面子,放晴了一整周。而北大的银杏叶子都趁着落下之前使劲儿地闪耀着生命力,整个校园的黄调、灰调、红调搭配得恰到好处。虽然被封闭式集训弄得有点儿紧张,还是见了一些个朋友,北京还是比上海多一点儿暖意。

公益法呢,目前还是战略高度和前沿高度的法律,说不清楚什么定义和分类。美国也来一批人,但是总的来说,可沟通性不强。毕竟语境的区别让相关度很低。中方的老师们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启发。具体情况等我整理一下再写。

好吧,还真是流水帐哪。

立冬这天,叶子就都落了。

5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