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阴Life

徐自由创业记(4)

昨天写了一天的文章,李董秘称赞徐秘书最近写作状态良好,果然是夸不得的,后来就横竖写不下去,早早去见周公了。收到了北大发来的录取通知书,这样装在信封里的通知书和“入学须知”平生也就收到两次吧。学海无涯又不会游泳的人,明儿去买火车票进京吧。

李懂事承诺11月1日开始睡小床,不过现在已经开始与爸妈隔离,和徐妈妈睡一房了,试行阶段每周可以有一晚和我们同睡。这一天,李懂事醒得很早,问:妈妈,我会死吗?每个人要多少岁才会死?我不想死!闭眼睛太久会很累!我死了还能回到原地吗?

我灵机想到前几天和他一起看的陈丹燕译的《风到哪里去了》这本书。便说,自然万物都是如此啊,不会彻底消失,只是换了个地方,换了个样子。就像“风停下来的时候,它其实是吹到别的地方,让那儿的树跳舞去了。”

李懂事沉思了一会,问:人死了是去泥土里吗?

我说,嗯。也可以选择去大海里,或者别的地方。

——那你在哪里呢?

——我也不确定,我还没想好要变成什么。有可能我会离开地球变成一颗星星,嗯,我得想一想。

——那我怎么找你呢?

……我忘记怎么回答的了,总之就是做出电影里那种智慧母亲的慈眉善目,告诉他“你肯定能找到我的”歪道理。


(给燃燃同学看,其实就是三俗韩国女人头,回来一洗就良民了)

一条评论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