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爱米粒分子错乱中

with 3 comments

高烧象过山车一样在额头玩耍,持续了四天后,我终于放弃了意念对抗法,

抱着破罐破摔的一往无前,去了医院。

对六院的急诊,我明显还是轻车熟路的。无一例外地,寥寥数语后,潦草的符号就写满了一页病历纸,然后就是明知是白花钱却不得不做的拍片和验血——以排除某几种大病。

医生究竟为何可以那么冷酷和粗鲁,是医学教育过程中哪里出了大问题吗?医生这项职业是不负责微笑的,在他们眼里,病人好像不是人。在病人眼里,医生也不是人。

这样折腾了几番后,一个半小时后,医生终于开了两盒药。并指出我在家里吃的药已经降低了我的白细胞,还要再去血液科抓药!

应该做一个中国医生死亡调查。看看医生活着的时候幸福指数有多高,大部分又是怎么死的。

因而长大以后,生病是件一点也不可爱的事。

 

Written by Emily

七月 26th, 2008 at 10:02 上午

Posted in 光阴Life

3 Responses to '爱米粒分子错乱中'

Subscribe to comments with RSS or TrackBack to '爱米粒分子错乱中'.

  1. 医生:多吃苦瓜可以帮助健康
    病人:所以医生都是苦瓜脸

    [回复]

    Tony

    26 七 08 at 1:24 下午

  2. 这个笑话,好冷。

    [回复]

    Emily

    26 七 08 at 3:52 下午

  3. 可怜见儿的。。。赶快好赶快好赶快好。。。

    [回复]

    ami

    26 七 08 at 9:26 下午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