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旧闻

发布

记忆焦虑的时候,我的对策是记日记。每天发生的事太多,如果不记下来,后浪推前浪,两天后全都沉没到历史的深海里了。半年流水帐,草草都能记十万字,可见这个世界太疯狂了。嗯,或者是我太疯狂了。

那么六月发生了什么呢?除了世界杯和江西洪水,仿佛并没有关心其他的世界大事。2010如此科幻的年份,也过掉一半了。

看图说话吧。

天气与开花

天气仍然是变幻莫测的. 很naughty!月初的时候,有几天温度10度,因为五月停掉了暖气,晚上比冬天还冷。冬天被砍秃的树枝终于冒出了绿芽,真为他们捏一把汗。但是热起来,一个下午就被烤成了越南人。

路边的花开过一轮又一轮。樱桃果子掉了一地。窗前的月季花一夜间怒放了两朵,一周后花瓣就掉了一地。

小朋友想赌一把,花开得有没有他的脸大。上次拍护照照片的时候,请小朋友“自然笑”,结果最近拍照都是这样,很努力地自然笑。大人教小孩“自然笑”本身就是很不自然的事啊。

街区和头发

整个街区弥漫着中产阶级的好生活气息。人们穿得很凉快,连慈善商店也人头济济,宾主尽欢。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小房子,一年四季都是最美的。

头发的乌龙总是很多。有一天抓了李家父子来剃头,一狠心调到3厘米的长度(实际剃出来感觉只有一厘米),两个人瞬间就被套娃了。悲剧是李先生忽然想起来第二天要拍毕业照……最后再怎么装也不过是个光头党啊。

而我,吹头发时,竟然被风筒倒吸进几缕,只能用剪刀削发来脱身。跑去烫了个头发。

事实证明,每次摸索新发型的时候,都需要即刻留念。现在的情状当然,还是和烫之前一样让人抓狂。

第一次电影与告别

 邻居们陆续走掉了。其乐的亲密玩伴,新加坡小姑娘苏安,时不时地叮嘱我:auntie,你一定要带托马斯哥哥来新加坡找我!小孩子的友情真是很感人。两人手拉手一齐去看了场周末电影,在家门口送别他们的时候,两人还照旧玩耍,下一次一起嬉戏都不知会是什么节目了。

(你们的,最后一株蒲公英)

——————————–

六天的旅行

鱼翔夫妇来伦敦视察我们的生活,住了十二夜。同游了湖区与约克。

(鱼翔小姐摄影作品)

三个fair

一年一度、凑巧赶上的摄政公园Green Fair,从此窗户前多了只风铃。(链接中有多图)

其乐学校的Summer Fair, 突破是其乐首次尝试了画脸,是个蓝色的蜘蛛网。另外吃了冰激凌,玩了充气的大型滑滑梯,做了一个设计拼图的手工和设计父亲节卡片。2毛钱买了一个橙色的小桶。

然后是我们这个社区一年一度的节庆,很小型但是很亲切。

也是我们全家的第一次游行。

(鱼翔小姐作品)

其他细节与图片待有空再更新。

两个生日party

夏天出生的小朋友很多,一周内,其乐参加了两个生日party。他于是数着日子等待7月的到来,可是我们没有给他办生日party的计划……

两个新图书馆

装修了半年的社区图书馆终于开张了。天花板擦得亮堂,和以前一样有阳光从天顶打进来,还有漂亮的壁画,全新的阅读角。更增设了玩具借阅,非常强大。

另外其乐学校的新图书馆也重新开张了。里面展览着我翻译的第一本儿童绘本哦。

世界杯与其乐的足球课

(旅行途中也坚持看球的李家父子)

英国人对足球的热爱无处不在。学校的活动会随着赛事安排而更改,3点半放学,有时3点就一齐看比赛了。小朋友和爸爸一起看球最高兴的事,是可以喝很多的酸奶,有时还能蹭到爸爸的可乐。他最大的新发现是,边裁都像螃蟹一样走路。

而学校,终于开设了给学前班小朋友的足球俱乐部!

无数顿饭

除了和林翔夫妇同吃的许多家常菜,还有送苏安母女的告别晚餐、送苏安爸爸的火锅中餐、邻居新生宝宝的百日宴和只有妈妈们才会包的端午粽子。其中值得记一笔的是,宴李先生日本同学这一桌菜,据说是来伦敦后我发挥最好的一次。总菜单为:草莓+芒果的水果开胃,胡萝卜玉米南杏枸杞排骨汤,江西米粉,通菜,自己加工的PIZZA,三色椒炒土豆丝,扇贝,通心粉,配的酒是马提尼。很赞。

一场音乐会

Barbican, Maurizio Pollini. 多谢鱼翔夫妇带我进入音乐的世界……图片版权也是鱼翔小姐。

一次议会,一次伦敦塔

这个最精华,先简报一下。

两次Portebello 跳蚤市场

看了半本书

鱼翔带来的《英人法人中国人》,作者储安平,写在一个甲子之前的文字和观点。伦敦这样一个城市,有多少中国人行走在这里,中国知识分子在想的事,发现的问题和试图寻找的答案,这么多年都是一样的啊。

买了两套机票

计划旅行的进展有时太快,有时又太慢。原本订了从柏林回伦敦的当天就回上海的飞机。李先生考虑再三,另买了一套提前一天回伦敦的机票。到处都是风险,和风险的代价。

故人无数

Nancy离开伦敦前晚,同约了一个十年前的老乡吃饭。过了两天,高中同学也加了QQ。

为了回复家庭主妇本色,记叙一则tesco英勇购物记

从湖区约克旅行回来,冰箱大空,百废待兴。参加完社区游行回来,出门去tesco,因为有一张“买80磅送12磅”的优惠券这一天到期。李先生说,周日关门时间为下午6点,我3点40出门,坐了一班公车。这天的公车很神奇,司机有飙车倾向,3点56我就到了tesco. 刚推着车进去,就听见广播说,还有4分钟关门!!我的第一反应:李先生也有把16点记成6点的时候。第二反应:不能就这样回去。其他的超市也都关门了,晚上李家父子只能喝西北风了。第三反应:再赶去另外一家tesco也不可行,第一不确定关门时间,第二这样的话,我就赶不及晚上的音乐会。

广播每隔一分钟就催促大家去收银台付账。但是一些拿着购物单的茫然人士还在那里寻寻觅觅。毕竟收银台还排着队嘛。我于是很镇定但是也很疯狂地推着一个大推车在里面狂奔了。这个大超市没有两千平米也有一千平米了。这时我发现自己的身体还是很灵活的。眼疾手快是必须的,还得同步心算。因为要凑到80磅。否则优惠券用不掉就不够完美啦。。。我发现人一旦精力集中,效率是很高的。该买的都买了,中间还帮助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叔叔拿了放在高处的猕猴桃,为一位在找调料的迷茫男士指路……最后结帐时,还刚好80磅出头,然后继续很英勇地扛着两袋米,两瓶油,还有各种食物和杂碎回来了。紧张程度犹如在抢劫。

回家后就瘫倒了。听李先生一边收拾购入物,一边像报菜名一样研究各食物的产地:

哥斯达黎加的菠萝,

科特迪瓦的香蕉

印度旁遮普的大米

利物浦的植物油

荷兰的猪肉

波兰的鸡肉

新西兰的羊肉

英国的牛肉

荷兰的西红柿

东英吉利赫特福德郡的小番茄和芦笋

南非的苹果,

爱尔兰的果汁

埃及的白葡萄

……

嗯,是为六月流水记。接下来一个月有很多正经事要做,大家七月底的时候再来看月记好了。

Tourists or Travelers

发布

回伦敦的路途中,我们搞得像久别游子终于要回家似的,赤诚得像演戏。飞机将降未落时,俯瞰到阳光下一片郁郁葱葱,简直都要涌出深情的泪水。一下飞机我就像第一次来伦敦的游客一样激动地拿了一份HSBC免费发放的London 2010指南,在飘着晚霞的归家火车上细细阅读——没错,这次旅行对我的终极刺激就是:接下来几个月一定要在英国好好玩……这里没有比较国家优劣的意思,而是结合个人习惯来说,居住确实是我最中意的旅行方式。

这次16天走三国四城的旅行,我们仨“以观光为己任”,很真诚地扮演了“游客”这个角色——我发现“游客”和“网友”颇通感,都是蜂拥而至围观某事/物,这些事物传得广了就成了景点(热帖),路过的看过的都仿佛有一点儿参与感,总要说上几句。旅行中当然有种种直观的感受,不过我并不大喜欢自己用形容词来定义/评判旅行地。大约我总是自作卑微地以为,无论旅行者怎么努力,他都是一个路人。每个城市自有他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副样子的原因和理由,旅行者们不管是声势浩大还是默默飘过,终究只是一番“掠影”。各人的旅行际遇都是用“偶然”来着色,剧情很少会完全一致,所以常说的“每个人有一个巴黎/纽约/无限量替换”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这次旅行将速度放得很慢,但是在一半以上的时间里,仍好像在做集体拓展训练,大约是时间跨度太长了些(谁叫去一趟欧洲这么艰难呢)。好在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两个月前去爱丁堡玩了三天后,我们还无法想象带着其乐进行16天的长途异国拉练会是什么样子,而现在,再长的旅行都没什么好担忧的了——小宅男李其乐非但没有拉团队后腿,还为我们贡献了无数的新视角和乐趣,是一个优质旅伴。

某夜,李先生问我,你觉得理想的旅行是什么样子?对于一个一直在旅行的人,我觉得旅行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去到一个又一个的新地方,去猎奇抑或逃离,而在于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的眼睛。

80

这阿姆斯特丹的火车站的候车长椅上,细看原来印满了旅行的箴言。火车已经来了,李家父子正赶着上车,这是我们要离开的最后一个城市。我弯腰一看,有一句Mozart说的:”A man of ordinary talent will always be ordinary, whether he travels or not; but a man of superior talent (which I cannot deny myself to be without being impious) will go to pieces if he remains forever in the same place….”

一朵花开的时间

发布

However hard you try, you end up like your mother.

春暖花开了,兴冲冲地在花丛中跳来跳去的时候,想到这句话。

任凭再粗线条,我最终还是成为了和我妈一样,看见花就情不自禁要合影的人。

IMG_8274'

楼前草地陆续开起了水仙花,享了前人种花的福。以前我以为水仙只能在盘子里养,没想到下几场雨就长出来了。前两周看见小店摆出来卖,绿油油的可爱极了,以为是蒜苗,抓了一把去问老板烹饪法,被告知是花,细看名牌,写着daffodil。这导致每次我买Juris Artichoke的时候,他都要特意提醒:“你知道的哦?这不是生姜……”

IMG_1776'

桃花也开了

IMG_1757'

叫不出名字的花开满一枝头

IMG_1786'

这下我家这扇“全楼最美的窗”之地位总归是铁板钉钉的吧!

IMG_1773'

IMG_1684'

花的姿态

IMG_1823'

比较两个月前的冰天雪地:

一月六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