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小创漂移记

发布

同学们,徐小创回来啦。(是啦,我终于不想再自称徐秘书了……)

嗯,好多人都以为我去北大读博士了。其实我就是跑去上了一周的公益法培训。这个研修班是第一届招生,本着公益精神为大家提供培训的吃住行费用,徐小创想着可以趁此机会重访一下奥运后的北京,就报名啦。收到录取通知书前几天,看到一份计划书,就真的走上了公益创业的道路,好感恩。

有一天我穿得很像律师,走在上海的路上,找到了一点去律师楼里工作的感觉。但是心里并不定,回响的是Mchotdog的旋律:命运的青红灯,闪闪烁……要知道,在每一次我试图做一个法律学生的本分,走回这条道路的时候,命运都掩护我,用他所知道的最能吸引我的理由,带我去到另一个角色。但这一次明显和前些次都不一样,是正儿八经的职业生涯十字路口。

有MM问:你要创什么?徐小创觉得,只要别创伤就好啦。关于我们项目的具体情况,稍后再给大家汇报。

在北京,徐小创同学劲头挺足。本来以为暖气来之前,北京会格外冷,结果老天很给面子,放晴了一整周。而北大的银杏叶子都趁着落下之前使劲儿地闪耀着生命力,整个校园的黄调、灰调、红调搭配得恰到好处。虽然被封闭式集训弄得有点儿紧张,还是见了一些个朋友,北京还是比上海多一点儿暖意。

公益法呢,目前还是战略高度和前沿高度的法律,说不清楚什么定义和分类。美国也来一批人,但是总的来说,可沟通性不强。毕竟语境的区别让相关度很低。中方的老师们还是有一定程度的启发。具体情况等我整理一下再写。

好吧,还真是流水帐哪。

立冬这天,叶子就都落了。

有来有去

发布

我们已经在上海安顿下来。时差倒好了,搬进了新租屋。作为我们家唯一有组织的成员,小朋友过了个周末就进了新学校,开始了幼儿园大班的生活。我们两个待业人士,面对阔别两年的祖国之血淋淋的物价,及时进行了心理调适,也慢慢淡定下来。接下来的轨迹会如何铺展,啊呀,就别问我了。

今天在家擦了一小时地板,迎马一木的大驾。整理房间到欲生欲死之际,鸽子来了,还。。蛮解脱的,本来我还打算在他来之前赶紧把昨天才拿到的《独唱团》看完。这下他不来,才有点时间来写博客。还真是语塞啊。整个八月,事儿可真多!行李也多,伦敦的离别之战打得有些疲惫,本来想拍点“一年前”“一年后”的对比照,也没实施。随手抓了几张,看起来一年变化也不大。

来时与去时的希思罗机场

VS

到伦敦第一天,小朋友和妈妈压马路

最后一天,加纳邻居来送别,他们是其乐的最后一批玩伴

第一天的街区

最后一天

还是那同一朵花么?

家的第一眼

家的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最后一眼

小朋友说:我们把这个风铃带走吧~

我说:还是让它留在这里吧。

三百零三夜

发布

八月十八离开伦敦搭车去希腊,是凌晨三点半。我用七个小时拆掉了这个家,扔掉了相等于三头大象体积的杂碎,打包了一百六十公斤的行李回国,可谓搬迁生涯中最魔幻的一次。然后我们搭上一班双层巴士,坐在前排上层,疾驰过一站又一站,如一场黑夜的阅兵,伦敦的夜很湿润,好像全城都安静下来为我们送别。

据说我们走的当天早晨,就有人上门打扫清空了。旅行一圈回到伦敦的邻居家住上最后一晚,家已经进不去了。我们隔着窗户看望着它,仿佛这番故地重游是十年之后。

再见,伦敦的三百零三夜。

Keukenhof 公园

发布

22

全球化杀死想象力,世界早已失去了太多的不同。城市与城市越来越相似,从一个城市到另一城市,种种秩序和规则不过是距离若干千米之外的又一重组。当你眼里看到的全是相同,旅行还有意义吗?或者说,旅行该是去找相同点还是找不同点?

23

未完待续

全球化杀死想象力,世界早已失去了太多的不同。城市与城市越来越相似,从一个城市到另一城市,种种秩序和规则不过是距离若干千米之外的又一重组。当你眼里看到的全是相同,旅行还有意义吗?或者说,旅行该是去找相同点还是找不同点?

回家的路

发布

“Sometimes it’s a little better to travel than to arrive.”—- Robert M. Pirsig

—–此话尤其适用于旅行回来整理游记。面临庞大的整理工作,我一边想“不记下来可就堕入记忆的宇宙大洞里了”,一边觉得“煞有介事地说这种没有时效性的事也太装了吧”。不过李先生一回来就纵身跳入了写论文的激流,闭关之前嘱托我承担起史官的责任,为了让他安心,我自然是很慎重地点头了。侥幸逃过火山灰使得旅行被贴上“happy ending”的标签,真是要感谢,呃,很多国家。那么还是记下点攻略,做一个有始有终的人吧。

本游记将采用倒叙方法,这是因为我的记忆还不能一下子跳回到半个月前。

1

回程飞机  白云之上

3

白云之下  绿野

2

绿野之上  飞机和它的影子

4

真想有个紧急通道随意门  瞬间回家

21

过这个门可不能随意

6

炊烟四起,晚霞灿然

17

Home Finally!

警察与小偷

发布
“When preparing to travel, lay out all your clothes and all your money. Then take half the clothes and twice the money.”
—–Susan Heller
这种装智者的幽默话总让观者莞尔,看到的时候我撇撇嘴:在打包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失手过,而在预算控制上李先生是高手。不料事实却是:旅途的第一个早晨,我就发现竟然漏带了内衣内裤(囧……),李先生说:你是不是潜意识里就准备来西班牙奔放一把……旅行一回来,我们连夜开展了费用统计,结果亦略微超出了我的心理估算,幸亏经过技术处理(减去了这16天如若待在伦敦的生活支出),账面才看上去令人安慰一点。
出发前的三大心愿“天气暖和,人身、财物安全”算是实现了一半。初到西班牙我还嫌天气不够暖,到了法国和荷兰我只能默默地叠穿上五六件衫,而伦敦果然还是最冷的。用李先生的逻辑则是:“啊,我们还没有错过伦敦的春天”。
患有轻微迫害妄想症的我和巴塞罗那的贼打了很多心理战,最后却把东西丢在巴黎打扫房间的黑人妇女手里,真是暗箭难防。箱子里的现金和护照倒没丢,她只拿了放在桌上的一副太阳镜(连镜盒也一并拿走),和李先生在皇马俱乐部新买的一件T恤(挂在衣橱里,穿过一次)。我甚至能想象她在我们的房间里逐一审视我们的衣物……发现贼情的那个上午,电视里正在放波兰总统的悲惨新闻,李先生在找衣服出门的一片混乱中发出“衣服不见了”的音波,我就直接过滤到后脑勺去了。下去前台,想委婉地问一问是否被卷在被单里拿去洗了,话才说到“有一件衣服不见了”,前台就摇头摆手说道“衣服扔在床上和换洗床单一道卷走是很正常的事,洗衣房可不在这儿”,表情猛烈得像有人要去拆迁。在我的坚持下她不耐烦地询问了一下后勤,回复是“没人看见你的衣服,你自己再找找吧,或者就填个单子说明情况,我帮你交给经理。”黑店啊,当时我就生气了,这种逻辑下,什么东西掉了都是合理了,连追究的机制都没有。事实上和她生气也是没用的,因为她只是每周来上两个白天班的前台。
好在只是一件衣服,虽然是球迷李先生特地跑去皇马朝圣的珍贵纪念,说不定会忽然跳出来的吧……我正想用“物质守恒”来安慰李先生,就蓦然醒悟到我的太阳镜也不翼而飞了……这下就很明显了,东西是被偷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卷在被单里被拿去洗衣房的事。前台仍然很坚挺(这家店的管理十分混乱,前台恐怕有十个以上。打扫卫生的工人是外面的清洁公司派来的,每天轮岗,所以她们顺手牵羊也很正常,根本查不到),她刻薄地说:“我们法国的警察只有在出了人命的时候才会来到现场”。第二天我愤愤地背着电脑和相机下楼吃早餐,别人一和我聊天我就正中下怀地把这耸人听闻的事告诉了住店客人,提醒大家出门时要把东西都锁好。当天晚上碰到一对英国游客,他们提醒我们可以去保险公司那里索赔。回去对了一下保险条款,条件都符合,唯独缺一条“24小时内报警”。第二天下午的火车要去荷兰,上午退房后我们就拉着行李拿着地图晃到附近的警察局,接待的警察人倒是很好,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因为是周末,他没有权利给我们做笔录,要我们去另一家大些的警察局。我本来想借此机会体验一下中央集权制下的法国警察制度,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再纠缠下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真的不适合从事法律行业哪。

“When preparing to travel, lay out all your clothes and all your money. Then take half the clothes and twice the money.”

—–Susan Heller

这种幽默的大俗话总让观者莞尔,看到的时候我撇撇嘴:在打包这件事上我几乎没有失手过,而在预算控制上李先生是高手。不料事实却是:旅途的第一个早晨,我就发现竟然漏带了内衣内裤(囧……),李先生说:你是不是潜意识里就准备来西班牙奔放一把……旅行一回来,我们连夜开展了费用统计,结果亦略微超出了我的心理估算,幸亏经过技术处理(减去了这16天如若待在伦敦的生活支出),账面才看上去令人安慰一点。

出发前的三大心愿“天气暖和,人身、财物安全”算是实现了一半。初到西班牙我还嫌天气不够暖,到了法国和荷兰我只能默默地叠穿上五六件衫,而伦敦果然还是最冷的。用李先生的逻辑则是:“啊,我们还没有错过伦敦的春天”。

患有轻微迫害妄想症的我和巴塞罗那的贼打了很多心理战,最后却把东西丢在巴黎打扫房间的黑人妇女手里,真是暗箭难防。箱子里的现金和护照倒没丢,她只拿了放在桌上的一副太阳镜(连镜盒也一并拿走),和李先生在皇马俱乐部新买的一件T恤(挂在衣橱里,穿过一次)。我甚至能想象她在我们的房间里逐一审视我们的衣物……发现贼情的那个上午,电视里正在放波兰总统的悲惨新闻,李先生在找衣服出门的一片混乱中发出“衣服不见了”的音波,我就直接过滤到后脑勺去了。下去前台,想委婉地问一问是否被卷在被单里拿去洗了,话才说到“有一件衣服不见了”,前台就摇头摆手说道“衣服扔在床上和换洗床单一道卷走是很正常的事,洗衣房可不在这儿”,表情猛烈得像有人要去拆迁。在我的坚持下她不耐烦地询问了一下后勤,回复是“没人看见你的衣服,你自己再找找吧,或者就填个单子说明情况,我帮你交给经理。”黑店啊,当时我就生气了,这种逻辑下,什么东西掉了都是合理了,连追究的机制都没有。事实上和她生气也是没用的,因为她只是每周来上两个白天班的前台。

好在只是一件衣服,虽然是球迷李先生特地跑去皇马朝圣的珍贵纪念,说不定会忽然跳出来的吧……我正想用“物质守恒”来安慰李先生,就蓦然醒悟到我的太阳镜也不翼而飞了……这下就很明显了,东西是被偷的,根本不存在什么卷在被单里被拿去洗衣房的情况。前台仍然很坚挺(这家店的管理十分混乱,前台恐怕有十个以上。打扫卫生的工人是外面的清洁公司派来的,每天轮岗,所以她们顺手牵羊也很正常,根本查不到),她刻薄地说:“我们法国的警察只有在出了人命的时候才会来到现场”。第二天我愤愤地背着电脑和相机下楼吃早餐,别人一和我聊天我就正中下怀地把这耸人听闻的事告诉了住店客人,提醒大家出门时要把东西都锁好。当天晚上碰到一对英国游客,他们提醒我们可以去保险公司那里索赔。回去对了一下保险条款,条件都符合,唯独缺一条“24小时内报警”。第二天下午的火车要去荷兰,上午退房后我们就拉着行李拿着地图晃到附近的警察局,接待的警察人倒是很好,结结巴巴地解释道,因为是周末,他没有权利给我们做笔录,要我们去两站地铁外的一家大些的警察局。我本来想借此机会体验一下中央集权制下的法国警察制度,后来想想还是不要再纠缠下去了——从这个角度来说,我还是真的不适合从事法律行业哪。

我和李先生在伦敦都遇到过小偷,比如刚来的时候,在牛津街看公车站牌,一堆东欧模样的女孩围上来问路,其中有一位的长围巾正好垂在我的挎包上,手就伸了进去,幸亏发现得早,否则我大约会大受打击,悲痛地立马离开伦敦……不过,这次去的巴塞罗那、马德里和巴黎空气里的不安全气氛仍超过了我的想象。即使是在非游客区和车站地铁,路上也会有人偷偷地尾随,我回头发现可疑就加快脚步,再回头时就看见他们也掉头走了,估计是看着我们带着小孩,容易攻击。
在此提醒各位在欧洲旅行一定要万般小心。如果是住四星以下的旅馆,出门玩时箱子一定要锁好,喜欢的衣服也不要挂出来惹贼心。有小孩同行的话,推荐下图中的牵手绳,各拴一头在大人及小孩的手腕上,非常好用。当然前提是小孩愿意,幸好其乐有“车厢连接处情结”,所以很轻松地上了套。
67
虽然互相捆绑,但还能各行其是
68
谨以此帖怀念易主的白T
62
和太阳镜
66
这次旅行因为所带行李有限,我们仨对各物件实施了充分共享。帽子轮流带,衣服轮流穿,阳光大耀的时候,其乐要用我的太阳镜抬头看云。
72
到了马德里,其乐迷上了“赶鸽子”的恶作剧,把皇宫广场上的那群寻食的鸽子赶得魂飞魄散,我们只好又搬出警察来说事了……因此有了这张唯一的和警察的合影。
63

Tourists or Travelers

发布

回伦敦的路途中,我们搞得像久别游子终于要回家似的,赤诚得像演戏。飞机将降未落时,俯瞰到阳光下一片郁郁葱葱,简直都要涌出深情的泪水。一下飞机我就像第一次来伦敦的游客一样激动地拿了一份HSBC免费发放的London 2010指南,在飘着晚霞的归家火车上细细阅读——没错,这次旅行对我的终极刺激就是:接下来几个月一定要在英国好好玩……这里没有比较国家优劣的意思,而是结合个人习惯来说,居住确实是我最中意的旅行方式。

这次16天走三国四城的旅行,我们仨“以观光为己任”,很真诚地扮演了“游客”这个角色——我发现“游客”和“网友”颇通感,都是蜂拥而至围观某事/物,这些事物传得广了就成了景点(热帖),路过的看过的都仿佛有一点儿参与感,总要说上几句。旅行中当然有种种直观的感受,不过我并不大喜欢自己用形容词来定义/评判旅行地。大约我总是自作卑微地以为,无论旅行者怎么努力,他都是一个路人。每个城市自有他为什么会成为现在这副样子的原因和理由,旅行者们不管是声势浩大还是默默飘过,终究只是一番“掠影”。各人的旅行际遇都是用“偶然”来着色,剧情很少会完全一致,所以常说的“每个人有一个巴黎/纽约/无限量替换”大约就是这个意思。

我们这次旅行将速度放得很慢,但是在一半以上的时间里,仍好像在做集体拓展训练,大约是时间跨度太长了些(谁叫去一趟欧洲这么艰难呢)。好在人的潜力是无穷的,两个月前去爱丁堡玩了三天后,我们还无法想象带着其乐进行16天的长途异国拉练会是什么样子,而现在,再长的旅行都没什么好担忧的了——小宅男李其乐非但没有拉团队后腿,还为我们贡献了无数的新视角和乐趣,是一个优质旅伴。

某夜,李先生问我,你觉得理想的旅行是什么样子?对于一个一直在旅行的人,我觉得旅行的意义从来不在于去到一个又一个的新地方,去猎奇抑或逃离,而在于一次又一次地刷新自己的眼睛。

80

这阿姆斯特丹的火车站的候车长椅上,细看原来印满了旅行的箴言。火车已经来了,李家父子正赶着上车,这是我们要离开的最后一个城市。我弯腰一看,有一句Mozart说的:”A man of ordinary talent will always be ordinary, whether he travels or not; but a man of superior talent (which I cannot deny myself to be without being impious) will go to pieces if he remains forever in the same place….”

D14-16 Amsterdam

发布

阿姆斯特丹是这次长途旅行的最后一站,经过斑斓的西班牙和乱悲乱喜的巴黎,这是全程最符合之前对欧洲的想象的城市,干净,闲适,小情调。

88

单车在这里地位很高

87

郁金香公园

89

鹭鸶的湖

终于回到家。感动死了!打开门第一反应:家好大!第二反应是,好臭……电跳闸不知多少天了,冰箱里的存放物已经永远地离开了我们。

D10-13 巴黎

发布

因为一张强大的博物馆通票,第一天沦陷在卢浮宫和奥塞里,精疲力尽,又平静又癫狂。

第二天在罗丹花园,阳光好得要命,因为要不要再买一张通票在街头和李先生吵架。

然后我的通票在凡尔赛宫神秘地失踪了。天意按下停止键。

在凡尔赛宫隐秘后门的湖边看鸭子寻食,阳光把所有说巴黎坏话的毛孔都笼络了。

阴风天气里的塞纳河和伦敦的泰晤士差不多。

而夕阳一镶边,铁塔下的塞纳河美得醉人。

铁塔竟然是可以爬上去的。所有的游客都像真正的游客一样欢乐。

臭名昭著的巴黎地铁果然脏乱差,但恋人们的拥抱和吻让所有这一切变成了无关的背景。

也就在这一天,我们的东西在旅社里被窃了。

90

铁塔是锈的?

91

罗丹的雕塑

92

塞纳河边的活人雕塑

D5-6 马德里简报

发布

在马德里是一种奇怪的体验,第一印象超好,因为有崭新的地铁,出站的时候也有很温暖的午后阳光,没有像巴塞罗那的风沙,还有宾馆附近沿街的可人小店,前后步行半小时多,路上所见行人90%以上是60岁以上的老人,穿着优雅,略显诡异,待会要查一下这里是不是养老区。

99

当天晚上就变了天,第二天下了雨,去了声名远扬的托雷多,失望到怀疑社会。在blogsearch.google.com里几乎搜不到什么优质靠谱的中文游记,大多数人硬要把去过的地方说的那么美实在是一个耐人寻味的社会现象。

因为复活节的关系,大街上的行人寥寥,我们的遭遇就是一首杜牧的《清明》。这里几乎被中国人占领了。在一家中国小店主的遥指下,我们去了步行20分钟的Usera地区,这是个新兴的唐人聚居区,夜晚不安全的气氛增添了冒险猎奇感,类似中国偏僻小镇的街道、失落了灵魂的中国小商人和非法移民们和劣质的中国食物,还有那些在这种奇怪的土壤下生长的中国孩子。

100

李先生后来心血来潮去google一下,发现这个地方还颇出名,现在大概聚集了1万名中国人,占马德里华人总数的一半。2006年底,西班牙警察开始整治这边的华人,还经常使用暴力手段。结果华人到地方法院告警察,但更遭警察进一步报复。此事被称为USEAR事件,连中央台都播了。现在此案已被立案,但调查遥遥无期。那个地方还有摩洛哥人抢劫中国人的事,现在想起来有点后怕。

这两天属于修整期,对托雷多的失望动摇了去塞戈维亚的信心。所以就在居民区囤了点酸奶水果和果汁可乐,窥探了当地居民的生活,为接下来的几天做准备。

西游记D4 博物馆里熏一天

发布

此刻是清晨7点半。我在浴室里一边吃青提,一边写日记。为什么要在浴室哇,因为不想吵到李家父子。其实每天都睡很多,好在西班牙时间很给人沉醉感,比如11点起床12点出门去玩客观上并不算晚,但是主观上就觉得,哇,睡得好过瘾……

其实在此之前,日理万机的李先生就起床处理了很多事,比如换了一个阿姆斯特丹有早餐和网络还每晚便宜20欧的宾馆,填写了学校的烦人问卷,制定了下一站马德里的行程,还写了博客等。现在他去睡回炉觉了,但是半小时后去酒店附近的圣家堂……因为11点就要出发去赶飞机,我就带小朋友留守收拾行李啦。

作为计划大王,在此深刻地忏悔一下。全部的行程安排都是李先生默默做的,但是每次在我叫着要制定计划的时候,他从来不嘲讽我……我这个last minute运动员总是振臂一呼,每天开着排好日期的行程表格在做别的事儿,而靠谱主义者李先生那边厢充分利用着他的眼疾手快功能,所以空余我在这里一边遗憾着“制定行程是多么有趣又多么有学习性的事啊”,一边邪恶地想“哼,当行程安排在他的手下逐渐成形的时候,那种满足感一定很诱人吧”……

不管怎么说,经过一番公关生涯的锤炼的李先生在制定行程上的快恨准还是很值得依赖的。因此这篇博客不写别的,就是歌颂帖……

本次旅行指挥+主力摄影师+太医+……  您辛苦了。。。

IMG_2756'

当然拿着小相机负责偷拍和被两个摄影练习者拍的我,也是很勤恳的哇。

day1 (527);

其乐其实还蛮喜欢逛博物馆的,尤其是这种现当代艺术,场地空旷,地面光滑。

IMG_2703'

阻力小,带的小火车开起来那真是顺。

IMG_9030'

西游记(D1) 午夜巴塞罗那

发布

好,看看能不能坚持连载。

此刻巴塞罗那当地时间晚上9点15,李先生在看曼联打拜仁慕尼黑的西语配音球赛。小李刚花了半个多小时啃完一个巨大的苹果,正在摆弄贴纸书。我在这儿在线抱佛脚,看看等会能不能找到个什么地方吃夜宵。

出发前一天,伦敦进入夏令时,起床本来是往常的8点钟,却要将时钟调成9点。好像平白丢了一小时,真是失落。不过如果这是夏天的代价,仿佛也是值得的,反正冬天夏天调来调去,都是羊毛出在羊身上。而西班牙与伦敦的时差为一小时,所以这边9点钟才彻底天黑也不奇怪了,让我想起了当时的新疆。

昨天顺利出发前经过了一个疯狂的早晨。技术派完美主义李先生一大早就赶去tesco把那张限时使用的买60磅立减12磅的优惠券用掉了。除了买一些路上小食,囤了一堆红酒、蜂蜜、果汁和菜油等固定配置……又赶去牛津街把前一天买的旅行包换成一念之差的另一款式。每一个来过西班牙的人都有一个关于小偷的故事,使得我们这种摆明就是游客的良民不得不做一些安慰自己神经的事,那就是买一个背带坚固的斜肩背包。而出发之前,我们卧室的窗户坏了,修理人员每周四才来值班,所以赶紧打电话到宿管处,他们在我们出发前两小时派人来暂时把窗关上了,不知何时能修好。又收拾了一些所谓的贵重物品交给邻居,同时临危不惧的last minute lady在准备中饭和晚饭的间隙疯狂打包。

其实廉价航空easyjet 每人行李限20公斤对我们此行算是足够了,但是行程辗转间有一程的飞机却只有每人10公斤及其它限制。而四月又是天气多变的季节。所以还真是有点束缚。去easyjet的机场有直达的大巴和火车,从 liverpool street 站坐火车需要45分钟.check in等了颇久,安检的时候连小朋友牛仔裤的皮带都不放过,害得小朋友顿时走光……而我更是被摸得够彻底……不过一切都很顺利啦,直到在登机口被告知18点05的飞机要推迟半小时,而事实是整整推迟了3小时,令人发指。工作人员一听消息很淡定地撤去吃晚饭了,只剩下一群乘客盘腿坐下来该干嘛干嘛。同机一群网球美女队员们颇养眼,青春四射。大部分的人还是在看书,不管他们在看什么书,欧洲人真是喜欢阅读。其乐也还算淡定,在机场大落地窗前看各种机场用车,甚欢。直到最后半小时他忽然一下来气了,指着我们要坐的那辆飞机,跺脚说:为什么飞行员还没有来啊。这确实我第一次听到这样的延误理由:因为没有飞行员。后来飞行员是从格拉斯哥赶来了,其乐用动画片托马斯里的术语说:“他造成了混乱和延迟。”

到巴塞罗那已经是当地时间12点,攻略大王李先生看好的地铁线路只能泡汤了。好在顺利地搭上了机场夜车,没坐几站小李就吐了……实在是辛苦,改搭出租车到酒店安顿下来已经是2点。出租车上一路看见午夜的巴塞罗那,路很宽,雕像很多,空气很暖。

day1 (76)'

机场滞留的中国游客……

这酒店网络很脆弱,图片又太多,怕是难以连载了……

Let the wonders begin

发布

今天终于拿齐了一家三口的签证,欧洲之行算是定了。为了在护照上贴上这几砣纸,李先生先后跑了十来趟签证处,还东奔西走去银行开证明,复印了几叠五花八门的资料,还必须提前买保险定行程,个中曲折血泪留待他自己来述说罢。这种变态的签证政策短期内恐怕很难改变,因为签证费实在太好赚了。申根签证具体能拿到多久,完全是听天由命。比如这次我们从西班牙人手里拿到的,就是去多少天给多少天,下次还想去的话还得再走一遍程序再交一次钱。Nancy同学在法国佬那儿也是去四天给四天,但是意大利人就慷慨地给了三个月,接下来她是再不用受这层苦了。毛估估签证处百分之三四十是中国人,其他都是黑压压一片的受歧视国公民。虽然有的时候我也蛮喜欢英国这种奇怪的骄傲,但是面临这么多的麻烦时,我就只能怨恨“为毛你不能做一个彻底的欧盟成员啊!”

3月29启程,前后16天,去三个国家。路线为:伦敦-巴塞罗那-马德里-巴黎-阿姆斯特丹-伦敦。对于我们这样只会说一门外语的人,到法国西班牙意大利这种国家就是半文盲。加上又不懂艺术,按照惯例就不设什么计划和野心了,欢迎大家提供创意和灵感!而我唯二的希望就是天气暖一点及人身财物安全……

另外,总有人问起留言留不了的问题,是因为第一次留言,系统会要求填上邮箱,以防止wordpress常有的垃圾留言袭击。系统记住之后就不需要再麻烦了,当然若换电脑的话就得再留一次。

最近换季,天气忽暖忽冷,很容易引发 seasonal affective disorder。昨天受阳光影响翻出了很多史料。发现七年前的这一天,我正在一边开小差一边痛苦地改稿,一位认识不久的男记者在QQ上和我聊天,好心地帮我看了稿子,提了一些云里雾里的意见,同时转了一篇“论女记者难嫁的必然性”的文章给我看,然后没太久我就嫁给他了……幸存一些对话以供文本分析。结论是:此女很幼稚,此男也好不到哪里去,而天下的暧昧搞起来恐怕都差不多。

西游记 之 牛津巴斯 之 尾声

发布

啊,我想细心的人应该能猜到是这样吧。万事总是开头容易,主文部分应该还是会写的,但很可能是若干年后……

我总是觉得理想的旅行是独自旅行,而且要是地毯式暴走的那种。不仅因为喜欢不经意的奇遇和纯粹的自由,也因为一个人可以很安静地与目的地相遇,像张白纸一样被书写。这是少年游吧。和李先生恋爱后的第一次旅行,是Sars期间,两个人像做坏事一样跑到江南游了一圈。从那时开始,我们俩都写不出什么游记。新鲜的感触早已即时沟通,反正就是腻歪在一起,什么都觉得美。

这后来两个人的纯粹旅行很少了,大多数都是随着生活变动自然而然发生的,比如两个人因为不同的工作去到同一个地方,或者被捎带着出差,搬家途中玩一下之类……只有去马来西亚的那次算是个特例,玩了三周,算是酣畅的了。那时李先生还可以写不错的游记。等到其乐加入后,他的旅行史有居游广州北京和潮州上海的记录,但第一次真正的旅游是来香港探亲,那次有Y家可住,不需要订旅店就省掉了很多麻烦。

等到我们都来居游伦敦了,伦敦是一个家常的城市。伦敦之外的旅行对三个人来说都是全新的未知地。我最重要的任务便是照管小朋友,不能让他走丢。借着他的视角和兴趣,旅行成了寓教于乐的亲子活动。我和李先生大眼瞪小眼,分析为什么写不出游记的原因,后来决定把责任都推到旅行地上。尤其是我,面对那么庞杂的历史和多元的文化,就只能安慰自己“放轻松,随便走走也好”。所以在剑桥错过了翁美玲墓,在牛津错过了爱丽丝梦游仙境和哈里波特,巴斯错过了简奥斯丁,在爱丁堡错过了JK罗琳……这些几乎是必游的景点了。我们真的不是故意的。同时这次去的几个地方都给了太多的惊喜。走过一条条路,所有的历史和街道都立体起来,从此就在脑子里埋下一颗树苗(所以网络热词“对……长草”真的是很形象啊),留待时光来浇灌,交给机缘来成全。

所以呢,就是多拍点游客照了。真的是每天后浪推前浪的,就很懒人地传了360余张照片上开心网了……我在开心网上的好友非常幽默,来访问的不少,没一个留言。可见大家对我都算无语的。我真是一个令人无语的人啊。

我看David Mitchell说: The real joy was the realisation that you can go on holiday as an adult and do essentially fairly childish things. 不禁smilence一下。

最后说一下个人感受。虽然各有千秋,但总的来说牛津比剑桥美(不好意思,真的很喜欢搞比较)。巴斯值得去生活几个月。爱丁堡玩三天不太够。不过,出去玩几天,还是刚回到伦敦那头三口北郊空气来得销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