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Emily

爱米粒札记

Archive for the ‘精神生活Review’ Category

一年在天堂

with 2 comments

我有一个总结,江西省虽然也出了不少才子才女,大多数我这一代江西人的艺术修养都不太出色。这是一个主观的看法,也是我自己的长恨点。孤陋寡闻是一个恶性循环,会屏蔽掉许多的好东西。从心理安慰的立场来说,也未尝不是一个好事,因为还有无数的新世界可以被发现,接下来的人生恐怕不会太乏味。

去年随手买回MJ的This is it,边看边唱,边哭边笑。李先生嘲笑我“在人家去世了才开始喜欢人家”,我对MJ却没有太多“相见恨晚”的惋惜。在早前的时空里,我未必能真正欣赏他。我很高兴可以有一个时刻“认识”他,很自然很激动也很荣幸。

转眼MJ离世一周年了。推荐没看过 This is it的同学找来看一下,这是一部非常成功的纪录片,它呈现了一个真正的巨星。除却音乐天才的一面,这部片很重点地展示了Michael人格的一面。漂白、整容、娈童的众口诋毁之下,他还是让自己活得像孩子一样虔诚和友爱,我从不知道他是这样谦卑的好人,温柔到不介意外界的伤害。

复出的新闻发布会上,他说:This is the final, this is the final curtain call.能看出他十分紧张。但是当欢呼声响起,他重新成为了MJ。你能看出来这对他很重要。

纪录片的发行人Randy Phillips问他:Mike, why now?

回答是:You know my kids are old enough now to apprieciate what I do and I am still young enough to do that.

他是一个单亲爸爸。一个因为父亲留下的童年阴影而不断整容的孩子。

十三年后重回舞台,演唱会单在UK就售出了八十万张票,还有264000个人在等候席,至少可以再卖上50场。他只提了两个条件,一,在英国有套房子,可以和孩子一起住,不必困在酒店。二,真的唱了50场的话,希望能载入吉尼斯世界纪录。

他梦想能唱游世界,和全体人员一起冒险。彩排时台下那十来个激动的年轻人,脸上都是幸福的光。最后一次彩排结束,他们互道感谢。全部的道具正要运上开往伦敦的船,他和孩子们正要搬来伦敦,他不停说着God bless you 和Love,还念念不忘地对导演说 we will talk about the ending,谁又知道,真正的ending却是如此。

For people to see him as a person.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5th, 2010 at 10:52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十八春

without comments

心情不好的时候,看一点点张爱玲,就洗洗睡了。

“对于三十岁以后的人来说,十年八年不过是指缝间的事。

而对于年轻人而言,三年五年就可以是一生一世。”

——以这个分类来说,我的心理年龄确实比较波动。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nd, 2010 at 11:15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伦敦百乐门系列

without comments

计划王总是有很多个系列。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9604f0100i566.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9604f0100i607.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9604f0100i6t4.html

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9604f0100i6tb.html

—-(一)开篇————————–

——Life is not measured by the number of breaths we take but by the places and moments that take our breath away.
这个专辑将主要写我们和其乐在伦敦的“亲子游”——当然也不尽然是以孩子为中心的玩乐。为什么叫“伦敦百乐门”?和老上海的百乐门分店并没有关系。这其实是李先生乱诌的。他说“百乐门”里嵌了其乐的名字,也可以理解为“一百个找乐子的法门”……
事实上伦敦可以玩的乐子可不止一百个,不过我们到现在也才住了两百多天,熟悉度仿佛刚刚好,新鲜感还在,所以还有动力写,也不似旅游那般急促,可以慢慢玩儿。离开的日子其实很近了,所以记下这些,既是探索之旅,也是告别之旅。
短期目标是争取两天写一篇,长期目标是写满100篇。暂时没有任何编排,也不一定会按照某某顺序。哈。开始吧~

——–(二)公园控,多图,很多图说,会影响阅读—————————————

如果成见就是为了被推翻而存在,那么放在伦敦这个叙事对象上,所有的方面都可以用同义词和反义词同时修饰。它丰富多元,又模棱两可,让任何一个想用一句话来概括它的人屡试屡败。但是在所有的情境中,伦敦都是一个适合带孩子来游玩和居住的城市。即使是在下午三点半就天黑的冬天,下雨也好,鸽子灰沉闷天空也罢,免费的博物馆和各种文化娱乐去处仍是多到令人抓狂。

美国人Douglas Amrine说:“英国对旅游业充满了矛盾心理。他们十分不情愿承认,这个小小的岛国曾经是世界上最大的帝国,但现在却面临着变成博物馆,仅仅以遗产的形式展示以往骄傲的危险。”英国人内心怎么纠结,身为游人我们就不去咂摸了,友好的气氛还是让人愉悦。冬天坐在公车上,总会碰上几个有点儿唠叨的年长妇人,看你收起雨伞狼狈冲上来的样子,体贴地和你抱怨这多变的天气,配上最英式的嘴角动作。

呃,扯远了。说起在伦敦带孩子玩,首推的自然是公园和博物馆。都是数量多且免费的好选择。如果一定要两者来PK一下,那还是公园吧,亲近大自然,锻炼身体,让眼睛和呼吸系统都遭遇一下“绿色消化不良症”。我家住在伦敦北三区,公车半小时车程内散布着许多美丽的公园,大小不一,风格不同,都没有逃过探索狂人李先生的小眼睛。不过Waterlow park可是我随意撞上的,第一次去时正是冬天,想去的书店还没开门,在Archway一条主路上晃荡,看见好几个入口,以为是个绿地。不料是个大公园。看一眼介绍,有二十几英亩,原是个私家花园,120年业主Sidney Waterlow先生将它捐出来,希望它成为那些“没有花园的人的花园”(”a garden for the garden-less”)。

(慷慨的waterlow 先生的塑像并不起眼)

整个公园几百年来变化不大,1889年政府花了4900磅整理了一下,两年后开放给公众。第二次则是2003到05年间,乐施会和camden政府又花了150万英镑进行整体修缮。住在附近的居民真是有福。

公园地势不平,从入口一路弯曲下坡,就像进入一个深谷,嵌着几个池塘,有着美丽的橡树和黎巴嫩雪松。下雨湿滑,零星几个人穿着雨靴在遛狗。一排长椅没有人坐,最醒目是椅背上刻着人名,是逝者的家人认捐的,会写上这是我们共同度过了很多快乐日子的公园,这是某某某最爱的一个位置。

上个周日闲来无事,午饭后带小朋友去了。天气忽晴忽雨,不过新绿一片,颇为怡人。

(两相打量,其乐很惊叹,狗能横咬这么长的树枝)

这一天主要是来公园里的一个儿童艺术国际画廊。这名头听着很大,其实只有一间二三十平米的房间,墙上挂着匈牙利儿童画,是新近的一个小展览。

中间这个是匈牙利的传统餐桌装饰品,孩子们的画也受其图案影响。

这是我最喜欢的一幅。是一个名叫Florian Sandor的十岁小朋友画的。

这个画廊每周只开两三天,工作人员也是两三个,还有一些志愿者。周日会安排一些活动,比如这一次是“用吸管来做树”。很简单也很有趣。在白纸上滴两滴墨水,拿一根吸管就可以吹出许多树杈。再用棉签蘸上颜料,戳几戳就是一幅春天的画了。艺术盲妈妈觉得很好玩,因为完全不需要技术,可以乱来,而且每个人的作品都和别人不同。看看小朋友们的作品吧!

其乐也连吹了三棵树

然后就跑出来,和鸽子们一同享用点心了。

湖边的鸽子油水自然更多,有人专门带面包来喂。

孩子们

Lauderdale House 现在是一个咖啡店,但还能看出120年前的园林范儿

然后又下了雨,幸好有间小棚子躲雨。逛公园得带上轻便书报,什么时候都能派上用场

——–(三)公园控,凑数的初稿,只有两段,寒—————————————

说到伦敦的公园,怎么都绕不过 Hampstead Heath 这个巨头。下午接小朋友放学后一起去走了一小时,大约走了千分之一?而拍到的照片几乎都是闭着眼,更添梦游感。计划再去个三四次,先占个坑以示重视,待后续。

Hampstead Heath的历史可以追溯到986年(9前面没有1),很多树沧桑到躯干都已经离开树根了。有的横亘在一边,有的已经浸入了湖水,成了鸭鹅水鸟的驿站。

——-(四)全城亚洲象,重点还是贴图—————————————-

上上个周末和小朋友去博物馆看恐龙和蓝鲸,一路在双层巴士上看见很多造型可爱的大象,伦敦城顿时就鲜活了许多。从博物馆出来后沿路去观赏了一下,最后在白金汉宫前的Green Park停了下来。绿地上住了20几只大象,每一只都独一无二,由不同的人设计,象腿上写着设计者的名字,有艺术家、时装设计师、学校、教授和学生及其他社团……

这些大象尺寸中等,比在动物园看到的略小一些,仔细看一下介绍,原来这不是缩小版的大象,而是亚洲象。这种象本身就是比较迷你的,也异常珍稀。

上面这头花象很像童书 Elmer系列中的艾玛大象哦!

每头象的底座上都有一块介绍牌,告诉大家这就是濒临灭绝的亚洲象,90%的亚洲象在过去10年消失,单在印度每天都有一头以上的亚洲象被杀死,接下来的30年可能灭绝。主办方在全伦敦放置了260多只亚洲象,为保护大象的活动筹款,接下来还可能巡回到纽约等其他城市。(活动网址,有更多可爱设计)

看这头“双面”大象

还有这头,拼色大象

波点象

很多小朋友都象这头熊一样,骑上大象。

大象滑得很,可不是那么容易坐上去的。全身没有可以勾住攀爬的凹凸,这就是爸爸们用力气的时候了……事实上妈妈也很犹豫,到底这样做是不是文明哇……不过其他小孩都爬得欢,大人们也都纷纷上象。这一天其乐爸爸没有同行,看着其乐小朋友眼巴巴的神情,妈妈只好请其他小孩的爸爸抱其乐上去过了下瘾……

其乐让妈妈告诉他牌子上写着什么,妈妈告诉他,这是亚洲象,已经和我们一起在地球上生活了很久,可是过去十年就消失了90%,马上要灭绝了,所以我们都要保护他们。

其乐问:灭绝是什么意思?

我答:就是在地球上再也看不到他们了,彻底消失了。就像恐龙一样。

其乐说:所以 Everyday is Earth day。(这是他从一个游戏网站学到的话)

——不断补充中……—————————–

V & A博物馆前的花大象

唐人街的虎纹大象,大象也玩角色扮演~

Written by admin

六月 2nd, 2010 at 6:56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柴静

with 2 comments

真高兴有那么多人和我一样喜欢柴静。

这篇这篇这篇,都是好文章。

当然还有更多。比如这篇这篇

真高兴我们还有这样的新闻工作者。

真可贵。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2nd, 2010 at 8:02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49

with 7 comments

在听了《基本法礼赞》之后,又去听了去年918这天L作家在港大的新书发布会的在线讲座。这两件事没有逻辑联系,只是时间先后而已。也可以理解为在迂回地想念香港……

L确是一个出色的演讲者。在开场白中深情大方地感谢了很多人,又亲切招呼身后的会务学生去找个好位置坐下以免只能看她的背影。在接下来的近20分钟里,她卖了几个关子抖了几个包袱,回答“新书全球首发为什么会在港大陆佑堂”这个问题。原因是,某年某月,萧伯纳曾在这里。某年某月,孙中山曾在这里。某年某月,张爱玲曾在这里;某年某月,李安和色戒在这里。

如果只是要证明陆佑堂是个伟大的历史胜地,曾有很多名人志士在她所立的讲台,我觉得她大可直接说出来,显得更大气一些。其次这些话都早已不新鲜了,上述故事在她的专栏和书中早讲过好几遍。当然对于一个常需要上台讲话的人来说,重复一些有场面效果的段子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绕这么大的圈来回答一个其实并不相关的问题,有些矫情。以L的影响力和受欢迎程度,也完全不必如此。

两年半前,我帮Helen研究1949 Diaspora 时便知道L在写这本书了。当时Helen和Y去和她聊过这个题材。虽然侧重点不同,但是L不太乐意分享,她的小气让我颇为意外。她后来提到写书的初衷是为了让更多的年轻人对这段远去的历史感兴趣,这样的话,多几个人来研究这个题目该是更合她的意。

以我自己参与研究这段历史半年的经历来说,这的确是一个庞大而沉重的题材,对于L 四百天研究下来心力交瘁的感受我十分理解,但是在诸多助手组成的团队的帮助下,内港台三地的强大资源的支持下,我对这部新作充满期待。且不说网上不少人整理出的勘误,有错误难免,能理解。她自称是“历史的小学生”,但是没有人逼这位小学生在这个时候交卷啊。她对“赶60周年出版”的说法表示这是无稽之谈,我对如此纯洁的出版意图和时机亦表示怀疑。

在讲座中,她highlight了一段书中出现的情节。助手告诉她终于找到一个在世的老兵,老兵听说L要去访问他,说了一句话:“我知道为什么我的战友都死在拉包尔,但我独独苟活到今天。我在等今天这个电话。”然后她深情地述说自己如何拿着玫瑰花去看望这位老人。我在她的神情和语气中,看到的更多不是她对这段历史的谦卑,而是自我彰显。你要做的是尽你所能来还原历史真相,还是只是从历史中攫取你要的感人剧情?

L说:“我想借着这本书,在海峡两岸60年关卡,对千千万万的亡魂,用文学给他们上了一炷香,请他们入土为安。”我对这样的情怀表示欣赏,但是这部作品似乎并未做到这一点。这是一部把大陆完全割裂开来的讲述,而大陆为这段历史所承受的伤痛是所有散落在世界各地的华人所承受的痛苦的底色。对于L在讲座中只强调“台港这一代人的艰辛”,我觉得太过狭隘。

之前看王佩对本书的评论惹来很多龙粉批评,其中有一句留言很冷:“L毕竟是女人,女人感性是应该的,老兄不要那么苛刻。”我倒没有那么女权,不过我对女人感性的权利还是支持的。只是对宣称的“用文学的方式吸引年轻人进入这段历史”有些失笑,文学可以,但是不要利用读者的悲悯做一刀切的解读。作为普通读者或许并没有资格要求作家“十年磨一剑”,但是以这样的声势带来这样的失望,还是蛮让人伤感的。

总的来说,听作家说话还是比较有趣的。在文字的背景上看真人讲话有3D的立体感官效果。最后八卦一下,我对台湾的国文教育一向欣赏,所以听到L说“自怨自ai”及“Ga然而止”时,不禁想问知情人,这是否是台湾的特殊读法?

借着这本书,海峡两岸60年关卡,对于千千万万的亡魂,用文学给他们上了一炷香,请那些人入土为安。用情感来处理“万骨枯”,对母亲说谢谢。这一代人的艰辛,台湾香港都特别知道。把大陆割裂开的讲述。
花很多时间处理文字,让对历史一点兴趣都没有的人,被我的文字诱骗进来,愿意进入这段历史。希望年轻人来读这本书。
400天
文学,不是冲着建国60周年
历史的小学生,没有人逼你交卷。朴素
拿着玫瑰花去看老兵,老兵在等我的电话,煽情过来一点,自我彰显过了一点,你的谦卑在哪里?
开场20分钟在讲陆佑堂的历史,扯出萧伯纳,张爱玲,孙中山和李安,这些题材在书中专栏上反复写,
听演讲便更立体。因为很多作家不会说话,很多作家太会说话。
之前王佩的评论,有一句留言最到位:龙应台毕竟是女人,女人感性是应该的。太苛刻了。
你要做的是尽你所能来还原历史真相,还是只是从历史中攫取你要的感人剧情?利用了我们的悲悯。
你如果真正如你所宣称的谦卑,就该停下自作抒情的笔。
龙应台声音很好听,但是发音不准:
自怨自艾
戛然而止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9th, 2010 at 6:49 上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

with 7 comments

这个标题我在半个月前就想好了!因为在熬夜写稿的时候,脑中就会浮现胡健和胡小灰同学的音容笑貌,一个用恳切的男中音唱着“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一个辅以漫画式的加油表情……嗯,如果去年写毕业论文时能有这种伴奏,我八成能提前点儿交作业呢。
徐班长曾说:胡健在MCL男生中备受妒忌,因为师姐师妹特别多。经分析,我觉得主要是这一届师妹们花色多样,总有一款让人妒忌。加上胡健在哪里都是妇女之友,不但爱护师妹,在师姐我这里那是嘴巴相当得甜,所以我在师妹们面前也常流露出对他的欣赏,而没有提醒师妹们要警惕热情的才子师兄。
小灰同学作为华政的奇葩一朵是我的忘年交(哈哈,倚老卖老真好玩!)。
我是写不来正经文章的。不过这个题目比较有意思,

这个标题我在半个月前就想好了!那天熬夜写稿的时候,脑中总浮现胡健和胡小灰同学的音容笑貌,一个用恳切的男中音唱着“为了佳话啊为了佳话”,一个辅以漫画式的加油表情……嗯,如果去年写毕业论文时能有这种伴奏,我八成能提前点儿交作业呢。

徐班长曾说:胡健在MCL男生中备受妒忌,因为师姐师妹特别多。经分析,我觉得主要是这一届师妹们花色多样,总有一款让人妒忌。加上胡健在哪里都是妇女之友,不但爱护师妹,在师姐我这里那是嘴巴相当得甜,造成我在师妹们面前总是忘了提醒她们要警惕热情的才子师兄以防择偶标准居高不下。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23rd, 2010 at 9:54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 , ,

滚滚红尘

with 10 comments

因为做西班牙的旅行功课,又看了三毛。
倘若在世,她现在有近70岁了。
三毛全集,我在高中借着看完的。后来这十五年,好似从未和人谈起过。
所以我完全记不得她在留学西班牙之后还跑到德国西柏林哥德书院,得了德文教师证书,又到美国芝加哥伊利诺伊大学专攻陶瓷的事。
而很多故事和细节都还记得,比如她怎么捡破烂布置家,在撒哈拉沙漠穿着长裙头戴着一把芹菜走去结婚,看当地人用瓦片洗澡等等。
现在重读,难免很沧桑。比如当时只是像看小说一样看她传奇的游历和凄美的爱情,幻想着等结束这高考就可以去“远方”。但是远方究竟有多远,怎么去,完全没概念。
我也没有去计算,原来三毛和荷西结婚时,她30岁。荷西去世时,她36岁。41岁她做子宫癌手术,47岁用丝袜自缢身亡。
我也不了解,她是最早将我后来最喜欢的漫画作品《玛法达》翻译成中文的译者。
重读的直观感受是,以今天的标准来看,三毛的文字不算多好,但是情怀还是很动人。
而且,她比我记忆中要好看许多。——这也是今天的标准,以前只觉得漂亮的脸蛋才是好看。
重读的结论之一是,三毛是真的。她写的东西即便有些微的主观,这程度也不高于我们每个人写博客时都会有或多或少的表达偏差。加上我和那个专门揭露三毛真相的马姓男人有过两回交道,直觉便是,如果说有一个人神经有问题,那也是他。本来我还自虐地想看一看他究竟在他的书里提出了什么确凿的证据,这么多年过去了,我看八成是没有,否则也早拿出来说事了。
结论二是,少年时代读的书,真的会对人生观有大影响。我少年时代读了很多的糟粕,比如琼瑶。在港大有一天,我穷极无聊地看了看往届舍友留在大堂的书,有一本是《水云间》。真的是很无聊拿来翻了半本,怒不可遏。为什么这位老阿姨要这样写书来毒害少女呢?里面的爱情观和恋爱方法简直是愚蠢透顶的,而且毫无生活常识可言,甚至全部是反着来的。不知道她到了晚年会不会反省呢?难道她也是这样教育自己的子女吗?看起来平鑫涛也是位明白人啊!相较而言,隔了这许多年,三毛身上仍有我今天觉得万分可贵的东西。尤其在后她三十几年来到国门外,不觉得她写的东西有多过时。而且,她写作的时候还是没有电脑的时代。
我们现在听到的齐豫的《橄榄树》,歌词并不全是三毛写的,她也不会唱,版权买断是500块台币。她曾在一次演讲中申明:现在的《橄榄树》和我当初写的不一
样,如果流浪只是“为了看天空飞翔的小鸟和大草原”,那就不必去流浪也罢。
转贴两段这次演讲中她和读者的对话:
问:流浪是很孤独的,你如何排除你生活上的孤寂?
答:我听过一首流行歌曲唱:“我背着我的吉他去流浪,带朵什么花。”我很恨这种歌
,那是没流浪过的人才写得出流浪是件浪漫的事情,这样的人不必去流浪,因为他流浪的话
,一定半路就回来的。我流浪,绝不是追求浪漫,而是我在这个地方学业已经完成了,而且
找不到事情怎么办呢?我就再到另一个地方去念书或者做事。所以说流浪的心情,我个人的
经历是被迫的。当然我去了很多国家游历,但是说实在话,我从离开家以后没快乐过,这话
说得很不勇敢,可是我离开台湾后真的不快乐,一直到我建立了自己的家。所以,怎么使流
浪者快乐是很难的事情。在这个问题上我没有答案。
问:如果你有一个属于你自己的小孩,你会如何照顾他?
答:我想他生下来的时候,我会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这是第一步。然后爱他,
对不对?如果你有个小孩你怎么办?我想每个母亲都是用一块干净的布把他包起来,一包起
来就表示对他的爱心。如何教育?很简单,爱他,爱是最重要的,我想是这样,我自己没有
孩子。

因为做西班牙的旅行功课,又看了三毛。

倘若在世,她现在有近70岁了。

3976678470968470722

三毛全集,我在高中借着看完的。后来这十五年,好似从未和人谈起过。

Read the rest of this entry »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12th, 2010 at 10:29 上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报之以李

with 2 comments

近几年,本站的技术总管,李先生,买域名做网站的兴趣是有增无减。从“球通社”到“找人也疯狂”再到“爱专栏”,还有其他林林总总的小网站,终于,他决定走一条很俗的道路,做一个收录自己文章的网站:http://cnmedia.org/,以激励自己去英国后笔耕不辍。

特友情广告之。

Written by emilyxu

八月 8th, 2009 at 1:25 上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停不了的张力

with one comment

听好听的讲座,有一种被击中的感觉,或者说,有一种被暴打一顿的感觉。

今天的讲座听得非常过瘾。陈子善、南方朔、李欧梵挨个出场,讲得实在太好了。各有各的风范,迷人极了!

最后却没有提问,因为无论是文本还是解读都丰富得炫目。非常之多的熟面孔,却也如荒原。一结束便逃也似的回宿舍来进行最后的论文冲刺,足足心绪难平了两个小时。

显然这是一部难以消化的小说。初读翻得那样粗,没看出里面竟然也有邵洵美!太多智力游戏了。

至于胡兰成和苏青也有一腿,那胡兰成真可谓是彼时上海文坛的“集邮男星”。

最后,我坚定了:出版《小团圆》是对的选择。

“因为懂得,所以慈悲”。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22nd, 2009 at 6:41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

《小团圆》粗读完

with 8 comments

在图书馆拿到这本书,想到后面有几十个人在排队,自然按捺不住地要享受一下占有权,在食堂吃饭的时候一鼓作气地翻下去,直到灯灭了一轮又一轮,才发现食堂要打烊了,只剩我一个。最后是站在汇丰银行门口的大灯下看完的(竟然有人过来问我借手机!我只能告诉她我没有带手机,然后很心虚地离开了)。严格地说并没有看完,因为书其实很厚,生猛、断裂的原始材料使得阅读起来象在看一部镜头切换很快很凌乱的电影,有很多很多的脸,有很多很多种表情。

时过境迁的事,谁能说的明白,说出来又如何?即使不对号入座,这也不是一个写得够好的故事,因为有太多的细节,使得原本便被大家熟知的情节从此失去了想像的空间,而真的经由她的笔写出来,好像传闻便都成了真相,便有了真实的冲击力。她是勇敢的。

我想修改我说的话:如果我是宋以朗先生,我也许会选择不这么做。我不知道。

我不是张迷,但是她是我最喜欢的女作家。看完这本书后这点没有改变。想看的同学来我这里排队吧,我可以hold半个月。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看到这篇书评,妙极,力荐。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19th, 2009 at 12:02 上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看了《小团圆》前言

without comments

“这就是我今天决定让《小团圆》问世的理由。无论你是否认同我的决定,你也应该承认,我至少已在这里说明一切来龙去脉了。”

虽然还没有看原书,不过看完这前言,如果我是宋先生,我也会这么做。

Written by emilyxu

三月 3rd, 2009 at 4:00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小团圆 & 异乡记

without comments

前天从Ying那里知道:锁在平鑫涛先生保险柜里十几年的《小团圆》月底就要出版了。虽然是迟早的事,仍然很惊讶。查了下新闻,竟说是庆贺皇冠的50年社庆,如果真是如此的话,想来皇冠与Roland 定会有个合理的解释,否则单单为了社庆而背信弃义,实在辜负太多了。

忍不住翻出去年拍下的一页《异乡记》,张爱玲典型的钢笔字,涂涂改改地白描着几个人物。不知道什么时候会问世?我押五年以内吧。

今年可期待的书目太多啦!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12th, 2009 at 9:33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老人与海

with 10 comments

在冯平山图书馆看到海明威的书,又见吴劳的名字。除了《丧钟为谁而鸣》、《伊甸园》外,还看到杨仁敬在《海明威在中国》的序言里提到他也是在找吴劳的译本。元宵节的晚上,忽然又想起他,不知道已经85岁的他是否安好。回到上海,我想再去看看他。翻出去年的一篇博客,他的神态又在眼前。我摊开word,写起译后记。

——————————————— 旧文 —————————————————

上个冬天,陈子善推荐我去拜会翻译《老人与海》等作品的吴劳前辈。他一个人租住在康平路上的一幢老洋房里,我和Helen花了好大一番力气才进门去。那房子有后门和前门,他住在三楼,每天要爬楼梯,对于一个84岁的老人来说,很不方便。不过他的住处比我想象的还是宽敞很多。堆了很多书,阳台很大,仿佛被他用做了书房。他开着电视机,声音很大,去按了一次没有按掉于是索性让它开着,就和我们谈了起来。但是谈了近半个小时,他还弄不清楚我们是要去和他谈女性暴力还是李君维(事实上都不是)。他特地开了空调,暖风直对着我吹,我吹了差不多半个小时感觉快被吹晕了,只好问他可不可以关掉。Helen也建议他把电视机关掉,他才意识到原来他刚才并没有关。

我们谈了近三个小时。他的英文和普通话都带着浓重的苏州口音,加上牙齿掉了不少的关系,有些话我没能听清楚。我们一进门,他就说,唉,我家里好乱,都是因为没有女人的关系。说这话时,他象个可爱的老顽童。就象他之前在电话里和我说,我还是满喜欢和洋人说话的,虽然洋人一般比较傻,不象中国人总搞内耗。

Helen问他可以不可以拍录象,他想了一想,说,我这个年纪已经没什么好怕的了,接着用手梳摸了一下头发。可是他的裤子拉链却没有拉起来。

他说了很多话,在这个年纪,他已经算是十分清醒的了。我十分惭愧,没有看过他翻译的作品,但是我相信这个老翻译家是凭着顽强的意志才一直活到现在。他说自己活得太长了,只能眼睁睁地经历着一个个亲人和好朋友的离世。他说自己从来都是独立思考,哪怕是在不得不蜗居苏州乡下的20年里,他仍然张开着眼睛和耳朵,看这个世界。他不会出版什么或发表什么,他只说这是他自己对这一切的判断(my own conclusion),在他心里。

说起MZD和GCD,他很激动。时常声音就高了起来。他家境优越,可是父亲早逝。他一直接受西方式的教育,十岁就看不少外国电影。***的到来并没有多大地影响他,他从北京一年回来后,在圣约翰大学毕业,进了出版社做翻译,翻译一本书可以赚2700 RMB, 比一级教授还高。但是1955年,他被送到福建武夷山,他以为他将再也回不来了。但后来“表现”很好,所以回来了,却只能和妈妈待在苏州,20多年过去后,苏州师范聘他教英文,然后才来到上海。

那个时代的翻译家需要多大的隐忍,经历了多少辛酸呢?哪怕他的生活,用世俗的标准来看,甚至有点潦倒,但是我能感受到他们高贵的灵魂(虽然有时不得不表现为迂腐、清高、离群索居)。我钦佩他们的才华和意志力,但同时也觉得悲哀。他们也许可以有更好的生活,在那个错误的年代,他们因为拥有才华而遭到迫害和残杀。他们也曾很真诚地拥抱新政权,很真诚地反省自己,但个人,在这令人痛心的历史面前,是多么的微小。

但他反复说:我可以掌握自己的命运。我没有认真听到头尾,但是我看着他举起的手,一双翻译家的手,一双做农活的手,一双自己称为十分“clumsy”得没办法摆弄DVD的手,吊灯的光线使一切变得柔和,而我知道,那些血淋淋的事,对知识分子的头脑和思想进行迫害的不人道行为,就在半个多世纪前的我们的国家里发生。我尊重农民,但是我认为农民是最不适合当统治者的一种人。小农思想本身就是经过封建社会的尊卑观念扭曲过的,社会主义的实验,进行到这一步,这出大戏也越来越好看了。

我提了一箱牛奶去见他,走的时候修好了他的DVD。我想他不会记得我,但是临走前,我还是告诉了他我的名字,告诉他,我在他以前的圣约翰读书。最后寒暄说起校友会,他阑珊地摆手摇头道:“那些人的活动啊,我不参加。太势利了。”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11th, 2009 at 5:42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

一个人的报纸

with one comment

半夜写拖欠了很久很久的论文提纲,无意间拐进壹报。看着那些又长又重的文字,忍不住还是大哭了一场。

过去的几年我最怕见到的人,就是翟老师。这种“怕”使我长期以来甚至不敢去更多地了解他在做的事,时不时很辗转地听到一些他的消息,在心里涤荡几下,好象转转头就可以暂时放下。

不管我的新闻从业经历有多狼狈,我想我会永远骄傲,是他领我上了这条路。之后所有的跌跌撞撞,直到今日我真的已经站在了围墙之外,我想,也许我已经得到了最宝贵的礼物。这些年里,我只能首先努力去尽自己的本分,然而我终究还是愧对他。在他面前我显得那么小器。

时间过得很快,我们会淡忘很多很多事情。但有些人和事,永远都住在心里。很想对你说,翟老师,我永远记得你教我的那些事,我永远记得最初最初的信仰。记在这里,给你默默地喊一声“加油”。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11th, 2009 at 2:27 上午

林夕

with 4 comments

林夕来港大做通识教育讲座,题目是“创作之道与术”。两个小时长,听了过半便离场了。一来因粤语听力问题,一些呢喃的妙处未能充分领会,二来因为是“通识教育”,讲文字创意这种只可意会的通感很难场面精彩。对于才子,做个宽容的远观者比较安全。不过他那些小动作与小表情,小叹气与小卖弄,自我起来还是挺可爱的,所以见过真人后,觉得可以去看他的书了。

回来看到刘高桥的林夕专访原来新出街,虽然看她赶稿之际也在困惑“走进采访对象之空与幻”的经典问题,但比起今天的讲座,媒体的信息接收还是过瘾多了。不禁怅然了一番。赞一记高桥。之前看到的采访,记者本身较文青,写得难免用力过度,你这篇不暧昧,不做作,我喜欢看。

48岁的人,穿件愤青绿镶红边的运动衫,戴帽与眼镜,胸前挂着一长串佛珠,说话的时候把手兜在佛珠里,有点象骨折的街头少年。讲到为陈奕迅新填的歌词《太阳照常升起》,一句句地高声念,念到自认为用得好“叻”好“犀利”的字眼,又偷偷变一下调,颇自得其乐。

我中意林夕的几件事:

1,港大翻译系毕业。真正懂得翻译的人,对字词的感情是另一境界的。

2,穿衣服奇怪但有意思

3,不仅是“词坛教父”,也是“地产小王子”

4,喜欢搓麻将

5,对自己的作品没有虚伪的谦虚

6,有拖稿习惯,十年未能改

7,也写《北京欢迎你》

8,偏爱王菲与杨千桦

Written by emilyxu

二月 5th, 2009 at 10:12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 ,

琐记

without comments

在JMSC,YC拍着我的肩膀摇头道:you are too young to know history! 她指我竟然不知道“星星画展”。我不知道该如何做出汗颜的表情,就只能傻笑。最近的主旋律都是改革开放30年,再过一个月,又是建国一个甲子的大庆。如果现在许新年的愿望还太早,就先透支一个:希望尽早看到Helen和Tony的书出世。

这一学期的课全部上完了,固然所学尚浅,所见所得都是浮光掠影。看到日程表里记的一些讲座,便也顺势整理一下。港大的讲座五花八门,今年开学的通识讲座却一个也没去听。而我最中意的莫过于图书馆的几堂讲座,颠覆了我对知识世界的理解,可惜听的时候很入耳,回来便全忘了。那几枚图书管理员分别是老中青,气质均佳,很想抱一个回家供着,象机器猫一样百问百答。这个念头太自私了,所以还是割舍了去。另外很多讲座因为与上课时间重了,或因为考试临近去不了,想着香港同学因为不住校,更是极少来听讲座。不过听闻本科生的学费是大陆生的2/5,便也不为他们可惜了。惟恨自己听力不够好,很多讲座也是听得七七八八,有的甚至全程在坐飞机……

9月2日    Birkbeck college的教授Leslie Moran来做讲座’Fragments of a Study of the Cultural Turn in Legal Scholarship: Facing the Judge’,结合文化研究来讲Common Law体系里法官的形象问题。他展示了在流行文化与传媒的刻画中法官们千篇一律的刻板形象。结论是:法官的形象由于其本身未予经营,以及公众的偏见和习惯性误解,加上法律界的风头都被律师们给抢去了,说白了,还是律师更具娱乐性,更有个人个性及风格的体现。而法官都千篇一律,几百年的形象都是戴着假发,穿着大红色的法官袍,很严肃地,拿着本书在书架前,没有微笑,脸部模糊。一种形式主义的讽刺。和律师不同,法官形象带着很强的象征性,其一成不变的形象正是一种传统的延续,延续性(continuity)在鄙圈很重要。他提到目前只有一部以法官为主角的片子叫做“judge judy”,而律师的片子有几多,就不用多说了。好在如今法院和法庭的网站上对法官的信息介绍也丰盛起来了,以前的肖像画也升阶成照片,新技术已经融入进来,但是貌似还没有很成功的法官博客。

9月8日, Risk Taking, the Limits of Law and Regulatory Failure – The Case of Northern Rock
一个叫Roman Tomasic的教授来讲金融危机,当时形势还没那么草木皆兵。此人口音太重,听得我晕晕乎乎,个案分析来着,没听出什么点。

9月23日, DLA Piper的IT 部经理Mr Andrew Cooper来讲 ‘Information Technology in Legal Sector’
很典型的成功白人一枚,有点小骄傲,讲得不温不火,point 就是IT对律师这一行很重要,听下来就觉得DLA Piper还挺不错的。

10月9日   梁文道谈《剑河倒影》
说起自己的少年旧事,还是挺好听的(毕竟是台湾上中学的)。文人气的主持人,说话的火候和分寸感自然是很赞的。大众流行文化偶像嘛。理想这种东西无论何时还是有听众的。

10月10日  吴思谈血酬定律——一种历史分析框架(因为上课没有听完。很久违的历史观教育)

10月22日  陈可辛谈电影
才知道原来《甜蜜蜜》的英文名是“almost love”。并才知道陈可辛的童年也有迁徙的背景。又印证了“小时候走过多个地方的人的世界观必然不同”。因为曾离开所以更怀念。对这一代人的香港情怀还是有敬意的,但是最坏和最好的时光都已经过去了,香港这座玻璃之城虽不如以往易碎,却也不再那般剔透了。

10月24日 共享文化之父 Lawrence Lessig来讲Free Culture and Free Society: Can the West Love Both?”
斯坦福的教授,超有腔调。PPT一字一顿,太有气场了。JMSC总能请到牛人。这个概念很革命性,不过个人对其能起的影响存疑。

10月31日, Ms Rachel Hong, Finding a Rewarding Career during Economic Turmoil
一个猎头来讲在金融危机之下如何找工作。讲的都是一些原则,拟定的听众是从未有工作经验的大学生,所以对我帮助小小。职场嘛,到处都是一样的。

11月4日, 白先勇,岳美缇 《雅緻玲瓏–走進崑曲世界》        好听。很好听。

11月7日, Dr. Bertrand G. Ramcharan, The Challenges of Human Rights Protection on the Sixtieth Anniversary of the Universal Declaration of Human Rights
是冲着Lincoln’s Inn 的大律师去的,又没怎么听懂。寒。我和后排的HL和师弟说完此话后,发现邻座正是人家的太太lily。什么时候我也要身为老太太,很安详地去捧场……

11月11日, Terry Kaan, design for privacy in electronic medical records system
光棍节,一个新加坡教授。没想到捧场的人还挺多,小小的讲室都坐不下。Dean来了,教合同、BA、IP的几个新加坡tutor都来了。发现我之前夸过品味不赖的Tutor一直在搓脸上的油皮,寒了我很久。另发现KLow戴着婚戒还挺帅,中国老师赵云还是那样谨言慎行,很日本式的谦逊(比中国式的谦逊少些底气)。新加坡教授说完一句话要咳一下,听得我睡着了两次,可是这题目确有意思,使得我把论文题目就改了。我的邻座发言特别积极,后来瞄到他的名片才知道是太平绅士白景崇……觉得香港和新加坡的心态也满象的,在经济发展程度上还是可以对话的,不过自然也有比拼心态。新加坡教授说香港的data protection的法律不健全,香港人听着就很不舒服,新加坡教授只好说不管怎么样你们比我们好很多啦,我们可什么都没有。于是就还满皆大欢喜的。

11月22日,”Freedom of Information Laws – Advantage or Challenge?”

FHL台风还是挺赞。曾经Civic Exchange的Christine Loh也讲得很有意思。她对1997后的政府十分不满,言语间颇多嘲讽。
11月25日,Professor Jon M. Garon,   “Creativity, Commerce and Culture – Expanding through Intellectual Property”  无甚新意。不过总长才一个小时的讲座,也基本只能这样了。

That’s all. 要是写博客能为写论文积分就好了……

Written by emilyxu

十一月 29th, 2008 at 10:16 下午

Posted in 精神生活Review

Tagged with